生石花之境

【主警探组,剧情向】天使在底特律(章八)

8. Apophenia

“什么时候的事?”汉克问。几人正穿过模控生命标志性的环形走廊,此刻,它充斥着特制消毒剂的难以名状的气味。盖文侧过头瞪向他们,夸张地缩缩鼻子。“管好你自己的事。”

与此同时,奈斯笑道:“两天前,他抱怨‘九百’有太多音节,我就提议让他用昵称。他问,‘奈斯?’我答应了。”

盖文抹把脸,掩住咒骂声,汉克过了会儿才面无表情地说:“我本来打算问这事儿的语境,还是算了吧。”

“这是他专用的昵称吗?”察觉到愈加微妙的氛围,康纳补充道:“我们也可以这么称呼你?”

“当然。”奈斯瞟了眼加快步速的盖文,“为什么不呢?”

“你们简直不可救药。”诺丝说,她正好迎上检修间门口的马库...

【主警探组,剧情向】天使在底特律(章七)

7. Android Limbo

“他们来了。”亚当.查普曼喊,从他们面前让开时有点犹豫。他后退时,康纳摆出恰到好处的微笑,冲他点头,他却加快了步速。汉克同情地哼了声,康纳回过头,极严肃地盯着他。作为回应,汉克狡黠又性感地假笑了一下。这是作弊,康纳无声地呻吟。

卡拉拎着摩卡壶从厨房出来,给汉克倒了杯咖啡。亚当远远地看着,尽管拧紧眉头,嘴角却微微上扬,似乎正在哭笑不得地读什么内部笑话。

“谢谢。”汉克难掩惊讶地说。

“真有那么好喝?不需要牛奶吗?”

“汉克喜欢黑咖啡。”康纳快速地解释道。通过卡拉的眼神可以确定,她明白他其实想说“我了解他。”

令康纳惊喜的是,汉克没有立时中断这个话题,...

【主警探组,剧情向】天使在底特律(章六)

6. Caregiver

从休眠模式中复苏的清晨大致相同,机体进行自检,并整理出首要任务栏。今早较为特殊的是,康纳首先收到的不仅为机体内生的数据,还包括汉克未经量化的体温,由贴在他腰间的手掌感知。

他将上扬的嘴角埋进汉克的肩胛骨之间,轻轻吻了一下,连自己都对此举感到猝不及防,因此紧张地定在原处。他等来汉克胸部平稳、反复的扩张与收缩,紧贴他的皮肤层。康纳又数了3.50秒,才睁开双眼。

的确是汉克的卧室,他们曾在这里,在字面意义上睡了一觉,已用时6小时38分钟。他颇感必要地,以自我叙述的方式将此事再次归档,加重了每个音节。随后,康纳缓缓地撤手,撑起身体,向斜下方望去。

他观察过睡着的汉克,...

【主警探组,剧情向】天使在底特律(章五)

5. A Promise to Take

红灯还要等45秒。汉克艰难地扭动脖子。由于斜射入车内的灯光先透过车前细密的雨幕,他的脸就仿佛浸在一汪麦芽威士忌里,尽管表情严肃得过分。

康纳半转过身体,以指尖按压汉克右侧肩颈相连的位置,汉克在一声叹息后放下松握住方向盘的双手。得到默许后,他取下安全带,左膝抵住座位借力,身体前倾,一手揽住驾驶座背面,一手攀上汉克的后颈。

微微出汗的皮肤在他的按揉下放松,他入迷地观察汉克后颈的弧度不断产生细微的变化。当他的大拇指反复碾过结节,汉克在扬起下巴的同时闭上眼,发出的鼻音介于闷哼与呻吟之间。此刻,他浸在威士忌中的侧脸梦幻且不自知。康纳的手指在那儿多停了一会...

【主警探组,剧情向】天使在底特律(章四)

说明:本章含轻微的Markus/Simon和RK900/Gavin,斜体字在这里用下划线表示。


4. Interlink

“我打赌你一定很失望,我是你醒后见到的第一张脸。”诺丝说。尽管膝盖距地面的高度不同,她和乔许都大致盘腿坐在地上,这已然成为耶利哥的外在标志。

康纳躺在货真价实的床上,没穿衣物,床单只从胸口垂到膝盖,他不禁倍感赤裸。不过,他需要额外的动作以测试机体的行动力,便索性坐起来,床单落在胯部,开始检查环境。看似自相矛盾的事实是,屋内只有一张床,而他确实身处模控生命的大楼。

乔许转转脖子,确保康纳看见他的微笑。“这里以前是保洁中心,经过简单的翻新后,我们最大限度地将不希望在...

【Hank/Connor无差】天使在底特律 (章三)

3. Ghosts

他们去的小酒馆位于下城,当初紧随福特公司的振兴底特律计划,与众多商户在此地生根。至于口味和装潢,则属于高档场所的常客想换个口味时会皱着眉尝试的类型。这里的一切都涂有木纹清漆,包括入门处极简主义的金属衣架,是店主为了某种视觉效果而自行处理的结果。墙上印有上世纪8、90年代各哈勒姆夜总会的海报,而且很明显,餐桌的布局欢迎表演者穿梭于座位,与观众一起,助力长久以来的针对空间关系的变革。不过,这些人短期内都不会回来。

要找的人令视线离开面前摆着的自来水,扫视汉克和康纳,难掩惊喜地看着他们在她对面并肩坐下。“你好,查普曼女士。我是康纳,这位是安德森副队长。” 

罗斯...

【Hank/Connor无差】天使在底特律(章二)

2. Spring in Detroit

“我听说了。”马库斯以一种不设防的姿态观察指腹上滚圆、透亮的血滴,再望向康纳,“许多人认为,这些孩子对监护人不满,又不相信能在报案、等待领养的过程中得到公正的对待,才寻求外界的帮助,选择失踪。”

他绕开待组装的花架,将食指移至唇边,抿了一下。那些不锈钢管果然拿出罪魁祸首的做派,在暗光灯下焕发冰冷、呆板的光彩。留意到康纳的盯视,马库斯解释道:“不,划伤我的是说明书,我翻得太快了。”

“但你不需要说明书。”康纳学马库斯的样子盘腿坐在地上,略微倾斜头部。

马库斯笑了。他的眼中常常有了然的笑意跃升,同时,颜色迥异的虹膜覆于其上,即使忽略其残酷的成因,也...

【Hank/Connor无差】第二日(PG)

概要:

“你想给一个有自毁倾向的老头买晚饭?”他本可以使用更尖刻的词汇,但康纳的目光为此举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我想和我的朋友住在一起,如果你愿意。”

说明:再三被屏蔽,又想存文,就贴个链接吧_(;3

文章采用了非全员生还的和平结局。


感谢阅读


【Hank/Connor无差】天使在底特律 (章一)

概要:处理一宗仿生人儿童失踪案时,康纳和汉克开始直面他们的感觉,并试图理解rA9的意义。

说明:这里采取了大团圆的和平结局,由于剧情需要,个别人物的情况不同于原作。


从未来的角度出发,我们的往昔将完全不同于我们现在对它的想象。

-- 威廉.吉布森 《模式识别》


1.The Nameless

新案子来的上午,汉克终于把硬币还给了康纳,根据边缘处的刮痕可以确认这是原来的那枚。他将硬币收回兜里,朝汉克笑笑。老警探轻呼一声,康纳难以对随后抛入他双眼的目光进行初步分析,它不断闪烁,情绪的线索也流转得极快。但他自认刚才的微笑中规中矩,鉴于当前的情境,不应当...

【待授权翻译|薰嗣,丽香】海浪为何人咆哮(章二)

请求授权图、简介及章一


第二章:创世纪 1:3

海浪为何人咆哮;第二部分

+

创世纪1:3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

明日香注视着她正在跳动的心脏,双目圆睁,身体整个儿蜷了起来。对她而言,如今,这红色的小东西比起时钟更像定时炸弹。她完全找不到它受磨损的痕迹。它如珠宝般耀眼、纯洁,她搞不懂这么漂亮的玩意怎么会属于她,更别提生活在她体内了。

那些牙齿又是怎么回事呢?骨头呢?他们是谁的?她多疑的目光已经查遍她身体的每一寸,搜寻无骨或断裂之处;她拿指尖压紧手腕,用手掌上下摸索脊柱,扭动每处关节,确保它们按常理转动。一切正常。她转动脚部的时候,脚踝甚至砰砰直响,她缩缩脚趾,...

【待授权翻译|薰嗣,丽香】海浪为何人咆哮(章一)

原文:who the waves are roaring for

作者:phollie

分级:M

概要:这是《真心为你》的事件发生后,对碇真嗣和惣流.明日香.兰格雷将如何找回心灵与理智的推测。薰嗣,丽香。

译者的话:本文为明日香中心,每个角色都十分真实。斜体字在这里用粗体字表示。尽管原文未完结,已有的章节绝对值得阅读。一切美好属于作者,我无法企及原文之万一,若ta不希望本文被翻译,我将立刻撤文。


第一章:以赛亚书 5:30

四周杳无人迹,连一只鸟、一只苍蝇也不见。在这种地方,波浪究竟为谁咆哮谁每夜倾听这涛声呢波浪在追寻着什么进一步说,在我离去之后,波浪又为谁继续咆哮—...

【授翻|薰嗣,圆焰】graduation day/毕业日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38015/chapters/1596679

作者:phollie

分级:PG

概要:两个时间旅行者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交叉口碰面,不过他们的目的永远是一样的——让他们珍爱的人得到幸福。(薰和焰建立了难得的友谊。新世纪福音战士+魔法少女小圆的混合同人。薰嗣,圆焰。有提及自残。)

译者注:原文的斜体字在这里用粗体字表示,开头的四句话来自Daughter的歌曲Youth。美好属于作者,错误属于我,如喜欢请打开链接为作者点赞喔。


毕业日

::

你离开的地方栖居着阴影

我们的思想因...

And 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

开始评论以前,冒着被说傲慢的风险,我要挥着小旗子给大家安利这篇同人文学,相信不需要原作背景也能为之震撼;w;


像许多伟大的爱情故事一样,从我的角度来看,L小姐笔下的夏天无论多么黑暗而悲伤,都和我身处的乱糟糟的现实世界相剥离。它是异世的,不受时间限制。主角和他的初恋、缪斯、永生的遗憾相处的大段篇幅中没有关于时代的明示,谢尔盖和夏尔的觉醒存在于一个流动的区间,设限仅仅是夏尔的死、女王的暗杀以及主角向我们叙述的此刻。由于作者对情节毫不刻意的布局和娴熟、绝妙的对文字的把控,在故事结尾,主角那个心碎的瞬间,文字间流淌的无数种情感占据、击垮了我的心。它沾着洗好的樱桃上,在琥珀色夕阳下闪光的水珠,直到...

也许现阶段,有潜力抵抗父权范式的空间并非不受权力机构监视,而是以明确的边缘社群的形式存在,在福柯式discourse——知识、社会活动、人的主观性及权力关系的塑造——之意义上作为反派,与主流思想对比,嵌入社会的权力结构。整个体系和它的互动是策略性的,优先化重大的威胁,以减少、有效地支配管理成本。它一方面对边缘空间广义上采取禁绝、惩罚的措施,比如禁止出版涉及某些内容的书籍,一方面向其分类下相对无害的思想载体,譬如从作者初衷、读者预期、作品影响上而言较难对抗主流话语的同人界消极地施压,比如处理被举报的作者。

我想,结合主流的话语,这种施压对圈子内部的人而言,大抵有两种效果。首先,它暗示了一些话题...

【移动迷宫|Newtmas】Indeed There Will be Time

概要:托马斯见到了鬼魂,朋友们进行了一场勇敢的冒险。纽特没能痊愈,但他活着,世界也许会好起来。


他怀念林地的人造日光,藤蔓背后诞生的月亮,篝火间的空酒瓶,以及汗味、少量的流血、泥土。迷宫中的时间可以缓慢地释放,人们慢慢耕作,慢慢讥笑,慢慢做爱。现在,托马斯留心听特瑞莎通过干燥的嘴唇私语:“我放你走。”纽特接着说:“汤米。”他们的额头上涂抹开灰烬,身体的其余部分则没入大片圆形的阴影。母亲讲过外祖母参加最后几个大斋首日的事情,关于听说的那些狂乱、热忱的想法,他希望所见的人从灰中来,将带他离开。

托马斯的灵魂蜷在眼睑后面,念特瑞莎和纽特的名字。直升机飞远了,他也在上升,离倒入火中的建筑物和尸...

© 生石花之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