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ifer】向高处 章九

本章有详细的bottom!Lucifer描写,全文请移步随缘

另有轻微的Anna/Ruby,我爱这对发自真心

让大家久等啦;w;想回顾前文直接戳文后“向高处”的标签即可


九.

没有谁的生活一直意义明确、跌宕起伏,在他受邀参加伊卡鲁斯1号的大家庭派对前一年,Sam在军方实验室、餐厅和床上度过日日夜夜,其中很多细节都选择性遗忘,他甚至没有时间进行电话性爱。有一回他和Jo下竖井检查备用能源的时候差点栽下去,要不是姑娘及时揽住他的腰,他就得尝试一回据说刺激非常的安全绳蹦极跳了。

总的来讲,Sam乐于将属于自己的时间压榨到接近于零,尤其是想到他们负责维护的动力系统也将保护Lucifer。他...

这学期有大学生的感觉了比较忙,精力有限,得闲后又懒散,写东西的劲头也没以前足了。太阳浩劫AU的Samifer在码,但会暂停比较长的一段时间TuT理想情况下圣诞前有两更。

谢谢现在仍然喜欢Samifer并且认为S11 Luci彻底毁了角色的各位,你们都是我的天使。


【塞夏】水面之上(PG)

概要:

他第一次向恶魔挥手时,深谙即将到来的命运并因之颤抖不止的凌虐者哀叹:这就意味着溺死在罪沼中啊。但事实如此吗?让我想想,再没有比那更像重生的时刻了。


“您要撑住,”执事温和地命令道,“伤口已经处理过了,请您呼吸。”

按理来讲,他应该毫不留情、言辞激烈地呛回去,很可惜,现在他所面临的是凡多姆海威式危机,即最不应该讲道理的情况。于是他呼吸,在执事故意而为的轻笑声响起时抗议地蜷起手指,不过并没有握成拳头,毕竟他还处在头脑发胀、四肢瘫软的状态。他到底流了多少血?夏尔的一小片顽强的意识碎片敲碎一点点自己也累得半死的倦意,潦草地为他在脑海中拼凑出这个问题。既然执事并没有云淡风轻地...

【Dylan/Daniel无差】五次Daniel没有按Dylan说的做,一次他照办了(G)

最后,终于,或许,Daniel的傲慢假面出现了裂痕。


1.

很不幸,和一本让我们以普通读者的身份假定它存在的陈词滥调的爱情小说一样,这个故事也将以“多年之后”为开头。唯二不同的是,这里的“多年之后”仅为虚指,与此同时,我们的故事并没有随最后一个句号告一段落。我们的主角们深谙美好只是暂时的,至于它究竟得到延续还是破坏,谁知道呢。

上述语句可被视作剧透,题目对圆满结局的暗示也很明显,不过这不影响你们继续阅读,对吧?至少我有此信心。尽管如我们的主角之一所言,“在这座城市你谁都别想相信。”

正文开始前的最后一个剧透:多年之后,某个西非国家,被秘密警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具体头衔是什么)追得火...

【太阳浩劫AU】Samifer&轻微Destiel/向高处 章八

八. 
Sam预告自我牺牲的一个月后,贴近水星的某一时刻某一位置,Meg因为一场自己不愿回忆内容的噩梦而醒来。她撑着床站直身体,眼前一片昏沉。她调整了几次呼吸,发现Charlie一动不动地躺在对面床上,头歪向一侧。此情此景提醒她注意到自己的脖子有多僵硬,于是她在不至于疼到出声的前提下大幅度活动颈椎,没过一会儿又双腿一软坐回床上。Meg使劲眨眨眼睛,左手脉搏处闪烁荧光的手环显示生理指数都在正常范围。好极了,她大概不是失去听觉而无法捕捉伊卡鲁斯的警告。

有个影子从门口一闪而逝。Meg一点也不害怕,只是翻了个白眼。

“伊卡鲁斯?”她离开寝室,轻轻问。

“我在,Meg。”人工智能声音轻柔。

“告诉我我...

【太阳浩劫AU】Samifer&轻微Destiel/向高处 章七

Gadreel Gogh的日记节选

6月30日,2024年

        一件怪事。今天做最后一组感官剥离实验后,Jo Harvelle和Sam Winchester都在报告中提到了幻觉。Harvelle女士在全黑的仓室内“见到”了她的母亲。幻像是等身的,只有上半身,十分模糊。她不知道那究竟持续了多久,毕竟在显意识相对崩溃的时候感知时间实属不易,但她又说,从她“看到”母亲起,她就觉得整个试验已经进行得够久了。即使对心理学几乎一无所知,我也可以得出结论:Harvelle饱尝了无助、未知、犹豫带来的苦痛。我记不清...

【太阳浩劫AU】Samifer&轻微Destiel/向高处 章六

六.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即将到达水星。”Sam说。Charlie微笑着鼓掌,但其他人无一不神色凝重,Kevin甚至露出接近绝望的表情把脸埋进手里。玩卡牌游戏的快活劲消散得比Sam预想的要快,可以肯定的是,其中有方才花园发生的小插曲的缘故。Meg扫视众人,又着重看了一眼Crowley。她最后转过头对Sam说:“我猜大家都需要减压。”

“我也这么认为。在那之前,我有几件事要讲。第一件是——如果Charlie还不知道的话——就在刚刚,MacLeod先生损坏了Kevin的兰花。”“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推迟了会议,”Meg说,“现在恶魔先生的心态总算正常点儿了,对不?”Crowley和Kevin静默如雕塑般坐...

首刷完超蝙,不能自已,就来博客说点心里的东西。

第一次听这首歌就想到了一个蓝大个,他注目的蓝色星球,还有我眼中的他的爱人,他也有一双蓝眼睛。

蓝色,天空,深海,希望和勇气,星星爆炸带来了你和陷落在尘埃里的嘶吼,也带来了他因为星星爆炸带来了我们赖以为生的元素,太阳让你强壮,让我们呼吸,所以我们相遇。演职人员名单升起,掌声把捂着心口的我从心跳和迷思中扯出来。

天啊他们在荧幕上遇见了,这些美好的带疤的会哭会笑的英雄角色在一些角落、一些瞬间与我们擦肩而过,一个庞大、瑰丽的世界已经来了,而且将被更多人见证。

如果我斗胆过于简化地概括BvS的主题,我会说孤独、牺牲和信任。把自己与世界剥离是脱离大众...

【太阳浩劫AU】Samifer&轻微Destiel/向高处 章五

五.
那个Sam膝盖受伤的晚上,大风鼓噪着为雷雨加油,世界变成以他们为中心的漆黑洞穴,因此他们决定喝点东西。Sam从沙发上起身时年长的男人扶了他一把,手掌不偏不倚从腰侧穿过。在他婉拒进一步的帮助后,Lucifer为他让出走动的位置,目光全程跟随他的脚步,而这张实木桌子坐落于客厅和阳台相通的位置,走到那里需要好一会儿。

Sam从观看Lucifer斟酒开始——尽管他确定对方没有刻意让他瞧见包装的意图——就瞪大了眼睛。犹豫片刻,他将玻璃杯推到餐桌一角。“Quest①?”

Lucifer在他的对面,用莫名其妙的眼神表达谴责。“我不会用这种方式表达和你发生肉体关系的预期,这是我的待客之道,Sam。而且也许你已...

【太阳浩劫AU】Samifer&轻微Destiel/向高处 章四

四.

伊卡鲁斯是个好姑娘,作为飞船的智能控制系统,她的确无微不至,给予每一位成员应有的照顾,大家都很喜欢她。当Charlie要求在起床音乐后插播“宇宙,最后的边疆”时,她欣然允诺。她是除了Kevin外对土壤最有热情的人,只有她可以满足Kevin无餍足地聊大地永生的欲望。如果说有谁可以二十四小时应付Crowley的黑暗笑话,也就是她了,因为她的正经程度,可以让MacLeod先生在开口之前就被相比之下自己有多么冒犯这事儿吓回娘胎——Meg的原话。正好说到了Meg,那么来吧,黑发姑娘偶尔和每一个人调情,也包括伊卡鲁斯,她相信双方都从这一脑力活动中获得了压力释放。

如果人工智能不“综合现有意愿数据”,...

2 | 9
© 生石花之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