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only they had more time

感谢片老师的长评,我不知读了多少遍,简直一有空就对着手机傻乐;w;请允许我给您一个紧紧的拥抱,再说上几句和您所写一比相形见绌的感言。


如果说我原本试图表达100分的内容,您已经将120分写进评论中了。我相信存在的、想要塑造的科洛雷多和莫扎特也好,时空的无常与有情也好,您优美的文字都将之点明、升华。写作过程中,我有时模糊自己的思维,不把一句话的所有意涵想透,或者为了表达效果,不把它们都写出来。无论以作者还是读者的角度出发,您的有感而发都无异于帮助我进一步地发掘文章(它在被完成时拥有自我)希望阐明的东西。


您的眼泪浇到我心里,它是这个故事收获的至高荣誉。从写手的身份出发,再没有比得知文字走入读者内心、激发真情更让我快乐的事了。应该这么说,再没有比这更大的荣幸。在此,我诚挚地向阅读过本文并有所感触的各位道谢,因为你们,我的文字拥有了更多意义。


一开始,本文的雏形只由我深夜[突然兴奋的患者.jpg]时的三个碎片想法组成:1)小11和莫扎特两个小可爱站到一块,一定爆发出无敌可爱。2)11th曾带梵高去现代,那么,就让12th带大主教去一趟吧。3)莫扎特的音乐可以拯救宇宙!总之最初,这是一篇愉快平实的短文,不过文字推着笔向前走,我开始向深处挖,去斗胆追求一种更“大”的设计来满足我理解下人物间的张力。


片老师说她感动于Jasma星球上发生的事,我也是,不仅因为她已经写得催人泪下的,大主教和音乐家的成长与发现。不知您发现没有,生机潜藏在我们听不到、看不见的地方,与此同时,每一次奇遇都可能牵扯一万光年外的来客。这宇宙多么美,多么可爱又多么让人心碎,否则它怎么配得上科洛雷多和莫扎特呢。


关于时间(片老师已经说得足够好了),其实本文的标题受《再会,谢谢所有的鱼》启发。《银河系漫游指南》系列对时与空有既幽默又冷酷的解读,总使我沉醉。自然,我没资格妄言亚当斯先生想传达“把握当下”或“命运无常”,只愿意将我在不同场合面对这一命题相同的感动加入到故事中,愿它少一些遗憾,多一些温情。


我已经啰嗦了这么多,亲爱的读者。再次感谢您的阅读,也感谢我们体内星星的元素,它们让所有人遇见。


最后,今年10月16日庄园剧院(原波西米亚国立剧院)的确会演《唐.乔瓦尼》,9月也有,有兴趣的话大家可以去官网上看看XD


想要穿着花裤衩死在海滩上:



我印象中,棒到在我看完之后诉说欲爆棚不得不通过写点什么来宣泄的同人,只有两篇,另一篇是言的《泥舟》。但是在阅读过后使我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复——直到我睡着也没找回我的理智,它和我的魂魄似乎一同迷路在您的笔所塑造的世界当中了——的同人,仅此一篇。我毕竟是这样一个(至少自认为)并不感性的人。




难以向他人描述我头一次看完的感受,连我自己也并不能完全搞明白:我因幸福而晕眩,胸膛却又被悲伤弄得酸酸涨涨;我的眼睛淌水,嘴巴却怎么也合不拢了……我同时感到了满足与不满足。我坚信这个故事是他们间所能拥有的最好、最完美的境地,又为难以言明的巨大缺憾感而难过了。我觉得自己在南极也在北极也在赤道,在地狱也在天堂也在人间。在此之前我是不知道人是可以在同一秒里容纳许多个截然相反的极端的。




温情而剔透,洞悉一切也包容一切,以善意去接纳并爱所有花和鸟和虫(当然,蘑菇总是受到偏爱的;)),最冷静也最慈悲,芬芳的暖暖的阳光与自万千光年外跋涉而来的星光,凝成一颗透明的心。这就是这篇文给我的感觉了。


作者的遣词造句让人着迷,暗地里有巧妙的劲力在里面,不动声色又十分合宜。本来想摘几个句子来举例说明,然而发现无处不迷人,只能作罢了。




犹记几年前的一次文赛,我和音音说起阳的《晴日》,音音说读《晴日》的乐处是体会平静水面下的暗流,我深以为然。阳阳的这一特质在这篇文中依旧得到充分体现——主教大人与音乐家之间暗潮汹涌的性张力在空气中满到要滴下来了。在任何一个有对方的场合,他们的身体都因骇人的渴望而绷得像弓弦,只能通过格外激烈的争吵来宣泄;如果他们的嘴巴不时刻因向对方吐露恶语而格外忙碌,他们恐怕即使在人前也无法克制接吻的欲望。




可是这是不够的,是不行的,缓兵之计不能长久,得用多大的力才能阻止磁铁两极的结合呢?我们从主教大人的视角可以看见他如何(非常可爱地)吃(别人的以及自己的)醋,又如何每时每刻用余光追随音乐家的一举一动:莫扎特放浪形骸,莫扎特开怀大笑,莫扎特拥有修长的脖子分明的锁骨和滑动时性感得让人想要一口咬住的喉结……我们可怜的主教大人啊!他不能不看,又不能多看(用谱子遮挡什么的可爱到犯规了!),看在上帝的份儿上,连直视那双被快乐光芒填满的“万里挑一”的眼睛对他来说都是非同寻常的挑战。




这不是他的错,他表面火爆但心思柔软体贴,追随真主又绝不盲从,信仰坚定却在见证与已知事物相反的证据时非常勇敢地改变自己——作为一个人来说,亲王大主教近乎完美。可惜再完美的人也是人。而他这粗俗仆人,这顽劣孩童,这在他的怀里露出柔软表情的恶魔又实在是非常过火,用膝盖顶着他的髋部还嫌不够,非得要在他的耳边脆弱、天真又充满勇气地(以自以为迂回的方式)柔声请求拥抱与亲吻——无论这是否是上帝的安排,他又怎能说不呢?




莫扎特此人,血管里流的不是鲜血而是音乐,皮肉由纯粹灵性铸成,两只眼是快乐之火,而他的骨头没有哪怕一根不叫嚣自由。没有什么能困住他,主教的宫殿不能,威严与恩情并存的父亲之爱不能,连上帝自己也不能。纯白的自然之子属于纯白的自然。科洛雷多在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便预见结局。毫无办法。如果莫扎特是一个乐意放弃天空留在他身边的莫扎特,那么这个莫扎特也就不是那个令他又爱又恨无法自拔的莫扎特了。分离,是他们唯一能继续相爱的方式。写到这里,我想起《纯真年代》里Olenska对Newland说:Can't you see that I can't love you unless I give you up?




我们来说说那些Jasma星球上发生的事情吧。(我选择不描述我在看到这里时如何震撼、感动到几乎哭泣,因为那会占据太多字数了)在那个星球上,困顿于长夜中无法看见真理,而又被莫扎特唤醒的生物,绝不仅仅来自于罗莎的家乡。我们孤独的科洛雷多大主教,被音乐家身上几乎具象化的美与灵感召,于是爱也醒来了,他也醒来了,他不再孤独,他又成了肉体凡胎,并且迎接来一个与Jasma星球同样短暂的黎明……他的黎明他的小天才来了又走,而孤独还是孤独,长夜还是长夜。可是世界自此,由于那几十秒的光亮,而彻底不一样了。




接下来我想说说时间。一场雪之所以分外压抑,不是因为冬天,而是因为错误的时间。时空,是渊博如Doctor也不能了解或掌控的玄妙。几十秒的白昼是不是太短了,一个吻一个夜晚是不是太少了,如果能够早一点放下架子彼此坦诚就好了,如果莫扎特能接到克拉拉的信、如果Doctor能为友人送上那颗星就好了……但是,错误有时是分外美丽的。阴差阳错的信件,开启并成就了少年莫扎特关于爱情的一切幻想:轻佻又羞涩的小俏皮,与无数快乐时光——十五岁的他或许是这样想象的。彼时他尚不明白,痛是爱的爱女,而爱可以杀人;后来他明白了,从父亲、母亲、姐姐与妻子那里,也从科洛雷多那里。科洛雷多是他最初也最深刻的启蒙。这一切是从错误的时间开始的。所以您瞧,错误的时间并不是错误的,上帝为他最宠爱的两个孩子安排的一切都是刚刚好。




况且,我想,对于那些真正重要的东西来说,几十秒不算短,数字一也并不稀少或渺小,比如:一次疯狂的冒险,一个幻想了太久的吻,一个双方身心都毫无保留、真挚到令人落泪的夜晚,一个天纵奇才莫扎特,两个人的一辈子——足够了。科洛雷多结识一生的魔障莫扎特,暴怒过嫉妒过憎恨过迷恋过,感受到无可抵挡的灵性召唤,并触摸到“已知”的边界线,也得以领悟理性与批判的局限……他们都在对方身上又一次重新认识自己。帮助彼此成长的伴侣多么可遇不可求呀!足够好了,不能更好了。通透如他们,当懂得知足不贪心。




只是偶尔,有时候,可能,在某些昏昏欲睡的、叹息一样的白日梦里,还是会有不为人知的、沉甸甸的遗憾。就像WW电影里Steve对神奇女侠上所说的一样,我想,在写就那封航空信件时,我们的主教大人曾斟酌许久,沉默许久,想要写下这样一句话:I wish we had more time. 但我猜最终他没有。就如同他渴望莫扎特留下,但他什么也没有说,不是因为害怕暴露软弱,而是因为太懂得。




所以,一次,够了。即便是一个在地底永眠,一个独自慢慢变老,记性或许也不太好了,关于他小天才的嘴唇,那些惊魂动魄的细节,他都想不起来了。即使这样也没关系的。让我们感谢所有的星星:宇宙不会忘却,群星见证一切。它们永远记得。



>>>




读后感占tag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要鼓起勇气,用生命安利各位去看一看 @生石花之境 的《感谢所有的星星》。我要冒着听上去傲慢不真诚的风险,用笃定的语气说:我相信,它会为您带来与为我一样的幸福与感动。




谢谢!


评论(2)
热度(25)
  1. 生石花之境想要穿着花裤衩死在海滩上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片老师的长评,我不知读了多少遍,简直一有空就对着手机傻乐;w;请允许我给您一个紧紧的拥抱,再说上...
© 生石花之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