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石花之境

【授翻】Samifer、Destiel/Sweet Child of Mine(我亲爱的孩子) 章二

二.

Lucifer对Dean进行检查,他无法让猎人回到正常状态,但可以得出结论:包裹住男孩灵魂的神圣荣光与此相关。他不知道荣光之于灵魂究竟是污点还是保护者,但他清楚尚有能力这么做的天使已所剩无几。

名义上讲,仍有三只天使存在。其中一位还关在牢笼里,而Lucifer能以地狱的名义起誓非他所为。

“我们需要找到C-A-S。”Lucifer告诉Sam。温家双煞正坐在一起,在图书馆的桌子旁边用晚餐。好吧,Sam的确是规矩地坐着,Dean则从兄弟的腿上朝桌面探出上身,因为小凳子不够高,那样他没法够到幸运符牌麦片盒。(这是他今天一天的主餐。Lucifer为他倒最后一碗的时候,Sam正襟危坐,声明小朋友不能只靠麦片过活,从明天起的每一餐,他们三个都会吃到搭配合理的家庭烹饪食物。)

Lucifer挨着暂且无名的郊狼坐在地上。她已经喜欢上地堡了,尤其是Lucifer为她制作的充气床,就像Dean爱上Lucifer今早为他召唤出的衣服一样。大天使问他想要什么,然后凭空变出蝙蝠侠T恤的时候,小猎人惊喜得快要昏过去。过去一段时间里,Dean不断提出请求,目的很单纯,就是看Lucifer变魔法。Sam打开收音机后这才告一段落。不过Dean没闲下来过,方才用餐时,他鼓着塞满食物的小嘴,仍不时发出哼声。

Lucifer从地板上移开视线,继续道,“只有他能告诉我们关于天堂的阴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有时候他能拼写。”Sam答非所问,他吸一口气,脸上仍带有笑容。Dean高声喊出些不一定发音正确的单词,同时把棉花糖和牛奶溅得满桌子都是。“还有我以为Metatron只是个书呆子。”

“对,这么说我也只是名律师。”

“这名律师发起叛乱,率领三分之一的天使质疑上帝,发动战争。”Sam微笑着补充道。

Lucifer转转眼睛。“对,我们大战三天三夜,接着耶稣以圣灵的形式出现,以一己之力阻止了我们。”

有那么一瞬,Sam看上去吓坏了。不过很快,他的恐惧转为失落,就像刚刚获悉圣诞老人并不存在一样。“弥尔顿的长诗可靠吗?”

“当然,”Lucifer耸耸肩,“地狱里确有万魔殿,不过那是我在弥尔顿撰写《失乐园》之后命名的。噢还有,我的确说过‘宁可在地狱为王,也不在天堂称臣’。”

“你真这么说了?”

“差不多。他意译过。为了保护你脆弱的耳朵,现在我无法用英文告诉你原话。”

Sam实实在在地笑了,对于Lucifer借来的耳朵来讲,他的笑声如同乐音。Lucifer垂眼寻找郊狼,无意识地扬起嘴角。抛开收音机传出的音乐和Dean的哼唱不谈,很长一段时间,房间陷入沉静。Lucifer回头看他的容器时,Sam仍面带笑意注视他。

“你会开玩笑?我总以为你是个老顽固。”

Lucifer露齿而笑,这一回,他完美地控制住Nick面部的每一块肌肉。

“妈咪很喜欢这首歌。”Dean平静地告诉他,用夹克的袖子擦拭溅到桌上的牛奶,“Sammy睡熟的时候,她就一边做派,一边为我唱这首歌。”

他们仍在尝试理解Dean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就Lucifer所知,那荣光试图压紧Dean的灵魂,抹去他过去三十年的记忆,让他永远是四岁的孩子。

不过操作有误。比起把他和荣光联系起来的那个人的预想,Dean更为坚强,所以偶尔,他能清楚地记起一切。这通常意味着他感到压迫——譬如第一晚,Lucifer抱着Sam走进地堡——还有更奇怪的。

短暂的数个周期内,荣光会施加高压,Dean被带回他母亲去世之前的世界,根本认不出已成人的弟弟。

最匪夷所思的是,荣光有时会放松钳制,允许Dean对现状有基本认识:温家双煞痛失双亲;Sam是个长头发的巨人,而且经历过怪事。可是无论如何,荣光都试图从残忍未来的蛛丝中夺过Dean。Dean记起来的时候,荣光挣扎并反抗,朝反方向引导Dean的灵魂。这让小男孩很受伤,至于那荣光,Lucifer敢说,它试图在和Dean的记忆打过一架以后抚慰他的灵魂。

“你的狗狗要当妈咪了。既然她们都是妈咪,我们能用妈咪为她起名吗?她的名字是Mary。”

Sam深吸一口气,Lucifer看了Dean一眼,摇摇头。

“她是匹郊狼,Dean。不是狗。也许让她和你的母亲分享名字不是明智的决定。我们不希望任何人因此困惑。”

“哦,你是对的。如果我喊Mary,妈咪也会答应。”Dean承认道。Sam感激地看了Lucifer一眼,Dean继续唱歌,过了一会儿停下来,再次望向Lucifer。“妈咪喜欢这首歌。她说和爸爸结婚的时候,人们就在放这首歌,”Dean说,当背景音中最后的合唱响起时,他又跟着唱起来,“你带给我黎明,我的淑女。爱意闪过你的双眸,多么耀眼、清澈又迷人。你是属于我的……淑女!”

随着音乐告一段落,节目主持人开始讲话,Dean停下击打空气模仿敲鼓的动作,扫荡完碗里剩下的牛奶。Sam仍在注视他,但男孩完全没有注意到。Lucifer看向郊狼。

“我知道啦,”Dean喊道,“我们可以叫她‘淑女’。”

Sam用手指梳理头发的时候,才似乎总算把憋在胸口的那口气吐出来。Dean跳下椅子,四肢并用爬到Lucifer身边。正在孕育生命的郊狼抬起头看他,尾巴摇晃,重击在Lucifer为她做的温暖床铺上。

也许Dean没错。显然,比之郊狼,她更像犬类。

“你喜欢吗?”Dean问,抚摸她背上的软毛,“你愿意被叫做‘淑女’吗?”

郊狼不再专注于Dean而看向Lucifer。大天使低下头,她的脑袋蹭过他的一侧脸颊。他用双臂环住郊狼的颈部,很快便又抬头,先以目光回应男孩的期待。他微笑。“她喜欢‘淑女’这个称呼。”

Dean仰天长啸,不过他听上去更像狼,而非郊狼,因此淑女即刻为他进行示范。几秒钟过后,他们两个像在狼群里一样放声嗥叫。Lucifer没有参与,但他无法不让笑意再次浮现。

Lucifer望向餐桌时,Sam已经不在那里。他站在厨房门口,安静地看坐在地上的三人组。与众人的观点相反,其实大天使已经观察人性许久。他被驱逐出天堂后并没有立即被扔进牢笼。对,没有,在他最终与世界隔绝之前,他曾有很长的时间穿行于人类之间——给予诱惑使之堕落。他对人类知之甚多,清楚他们如何流露情感。

然而,Lucifer凝视Sam的脸时,却无法解读出任何感情。


第一晚,Dean口中念着Castiel、不住流泪终于睡着之后,他们曾试图解决问题,最终,Lucifer倒在沙发上。Sam站在门口好一会儿,然后指给Lucifer地堡众多房间中的一间。大天使点点头,Sam离开他所在的空间,他却选择躺进沙发,看整晚的电视购物节目,抚摸淑女耳朵后方的斑点,直到温家双煞再次醒来。

第二晚,Sam刚刚把Dean哄入梦乡,年轻的Winchester身着运动裤走进客厅,拿来一杯水。他问:“你昨晚睡了吗?”Lucifer摇头,同时从睡熟的郊狼头顶接过馈赠。“你睡过觉吗?”

“当然,”Lucifer吐一口气,打开杯盖,“在牢笼里,我、Michael和Adam常常相拥入眠。”

“你在开玩笑吧?”

“没错。不过我确信他们二位自你的灵魂离开后就忘记我在那儿了。”

Lucifer抿一口水,而后专注于扭回杯盖。他没再注视男人,直到沉默持续的时长能让一般人感到不适。这时候,他也仅仅抬起双眼、观察容器,没有读他的心。

“我的灵魂离开前发生过什么?我是说,我记得。我把一切都记得很清楚,过后我也想起了你。”年轻的Winchester低头看向双手,Lucifer用这段时间研究他的脸色。即使已被治愈,他的眼袋仍很醒目;因为困惑,他前额的皮肤缩在一起。他看上去精疲力尽、身心交瘁,他无法与Lucifer借来的双眼对视。

“Death拉你离开牢笼后,我就再没有见过你,Sam。你得相信我。不管你看到什么那都不是我,不管你记得什么……”Lucifer伸出手,冰冷的手掌覆上Sam的,这景状只维持了一刹那。同这短短一瞬一同抽离的是Sam的手。他梳理起头发,想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退缩,但Lucifer明晓他此举的动机,并因此蹙起眉。“你记得什么?”

“呃,没……没什么……”

Sam意图起身,但Lucifer再次伸出手。他没有阻止Sam——他将不会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触碰他——不过他还是伸出手,手心朝上。“我能为你展示我的记忆。”

“我怎么能相信你?要是你给我展现的只是你想让我看的,而非真相呢?”Sam问,但同时,他稍放下戒备退回沙发,与Lucifer四目相对,露出担忧之情。

“我只能发誓那是真相,Sam,你也只有相信我的话。”

在年轻的Winchester伸出手以前,足足过去三十秒。尽管他温暖的手掌好像在Lucifer的掌心燃烧的烈焰,大天使仍命令Nick的手指握住对方。他从较轻松的记忆开始,Lucifer和Sam在牢笼里躲避Michael,二人躲进潮湿的洞穴。Lucifer向Sam展示他的灵魂察觉自己几乎能完全操纵牢笼环境的瞬间——显而易见,人类在某些方面比大天使更在行这一事实让上帝感到愉悦——然后,他展示第一回局势逆转,Lucifer和Sam狩猎Michael和Adam的情景。

他没有展示真正发生过的一切,但他呈现了他所能及的一切。没有斗争的岁月里,Sam会用烟火为天空作画,因为他有这个能力;在Sam创造的沙滩上,时光随水花和泡沫挥洒;还有时候,他们一起坐在苹果树下阅读,温凉的风轻拂而过。

Lucifer不能为他展示一切——他从未答应过要展示一切——但他送上的故事能让对方打消疑虑、明白他没有刻意诱导Sam。

大天使的展示结束后,猎人的手从Lucifer的捧握中滑落。他站起身,Lucifer看着他走回卧室。

第二晚,大天使仍没合眼。他因横在Nick肩膀的一处烧伤而心有不安。


第二天清晨,Charlie总算来救场的时候,Sam正试着帮Dean洗澡。Dean第一次变小时,她在缅因州。而在Sam醒来向她求助之前,Garth正在阿拉巴马处理女巫的问题,但仍试着尽快赶来。她按门铃时,Sam告诉Lucifer去开门并且要友好一些。

大天使皱眉——他什么时候不友好了?——总之,他打开门,让她进入屋内。不过她真的愿意进来吗。

“你是谁?”

“Lucifer,”他叹息道,“先让我说完。Sam在浴室,他过几分钟完事,所以你可以进来等。”

幸运的是,Charlie跨过入口的同时,Sam从浴室的方向喊了一声,给大天使以完美的理由不再同姑娘周旋。他迈向走廊时能听见淑女的嗥叫,以及Dean压过Sam喊声的笑声。他站在浴室门前时,Sam正设法让湿漉漉的沾满肥皂泡的郊狼离开浴缸。她摇动身子,温暖湿润的肥皂泡沫洒满Sam和墙壁。Dean朗声大笑,他裹着浴巾跳出浴缸,但又转身拍击水面,想引诱她回来。

“让你疯狂的宠物离开这儿,Lucifer。”Sam喊,“Dean已经够我受的了。”

“她不是我的宠物。她是野兽,Sam。”Lucifer皱起眉说。他朝门口颔首示意。淑女离开房间,Lucifer的命令没有Sam糟糕态度的影响大,或者至少,大天使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因为他一向认为她充满野性,自己也不是她的主人。他从架子上拽过一张毛巾,跟在她身后。

他能转瞬间烘干她,也能不费吹灰之力打扫浴室,但现在他没那个心情。淑女躺平到床上,在她滚下床之前,Lucifer扶住她,稍停一会儿,把她包进毛巾。她最后坐在复合地板上。

“你身上还有肥皂泡,”他皱眉,“他至少可以帮你擦干净。”

于是很快,肥皂的痕迹不见了,她允许大天使从软毛上擦去残余水珠。差不多擦净郊狼时,大天使将脸埋进她的软毛里。她叫了几声,然后回头用鼻尖刮蹭以示好。

“嗯……”Charlie站在餐桌旁。Lucifer忘了她的存在,因为他不在乎。“你说你是Lucifer?”

“我是……”

“淑女!”Dean大声喊,穿着Lucifer变出的新衣服跑出浴室。男孩跑过Charlie,拥住郊狼。“很抱歉,我连累你被训了。”

“淑女?”Charlie兴致勃勃,好奇心最终击败声音里的恐惧,“你给冰原狼起名叫淑女对吗,珊莎?②”

“冰原狼在一万年前就灭亡了,”Lucifer说,“你们自称为猎人,却无法认识到一个简单的……”

“郊狼,”她笑得露出牙齿,“我知道。刚刚只是个玩笑,我的淑女。”

Lucifer抬眼看她,不太相信她刚刚在和他开玩笑。他盯着她的脸,荣光浸入姑娘的皮囊更深一些,寻找方才玩笑的参考资料和合适的回应。只用了一秒钟,他就有理由对她面露不悦了。“是Dean给她起的名字。我不认为她需要,就算有必要取名,我也更倾向于‘白灵’。”

Charlie仍在笑——Lucifer不能理解她为什么还在微笑并且对他打趣,要知道,谈及Lucifer,她只听过用他之名吓小朋友的故事——这时姑娘说:“你很认同琼恩.雪诺,对不?”

“事实上我没读过小说……也没看电视剧。”

Charlie喘口气。“我电脑上有。我可以帮你拷一份,”姑娘提议道,“Dean会爱上它们的。”而Lucifer挥挥手,系列小说和光碟就出现在他脚边的地板上。他拾起第一本书,皱皱眉。小孩子并不适合看这种书。

Sam离开浴室的时候,正用毛巾擦满是泡沫的头发。他看上去和试炼时期相差无几;对兄长的关心导致的压力(以及耗费在担心Lucifer的意图上的精力,还有对淑女的小小不满,大天使猜)快要压垮男人了。他走进客厅时,Lucifer起身。

“我并不是要你清理淑女。”Lucifer告诉他。

“我知道,”Sam说,“但Dean冲我嚷,觉得我对你的大狗太残忍,我还有什么可做的?”

“她不是‘我的’。我不拥有她,而且她不是……”

“我知道了,Lucifer,”Sam说,一边的嘴角轻微上扬,“这一页就翻过去吧。我们寻找Cas的进度如何,Charlie?”

“Cas?”Dean站起身。两个男人面面相觑,紧接着冲上前,想赶在男孩爆发前安慰他。但已经太迟了,Dean的尖叫穿透水泥墙,回响不绝。“我的Cas在哪儿?”

Sam支撑住兄弟不让他摔倒,在二人角色转换的时候,用尽记忆里Dean为安慰他所使用的一切方法去安抚兄弟,但没有用。Lucifer凝视附着在人类灵魂之上的荣光。夺目的灵魂猛地把它推向一边,而荣光仍试图靠近。它在灵魂一侧边缘施压,在灵魂试图推开它的时候颤动不止,男孩在自己的哀叫声中落泪。

下一刻,它完全贴合住灵魂。

Lucifer从未见过荣光和灵魂纠缠在一起。坠落天使们的荣光被尽数撕裂,不可能和人类灵魂形成如此离奇的混合体,一开始,他坚信是Metatron的部分荣光让猎人退化。

可是荣光并未将灵魂绑死。它只是拥住灵魂,拥得愈来愈紧,直到Dean忘记Castiel,忘记他亡故的双亲,忘记Sam。终于,Dean在他认为是陌生人的Sam怀中平复心情,挣脱桎梏回去和淑女玩游戏。

男孩抛球到图书馆的地板,让郊狼去追的时候,荣光才稍微放松,让Dean记起些基本的生活常识。

“喔,我有点庆幸之前不在,”Charlie承认,“但你是对的,我们需要找到他。”

两个成年人开始研究寻找堕落天使的方案,Lucifer则坐在Sam身边的椅子上,观察男孩以及与他的灵魂合二为一的荣光。


注:
①:收音机里的歌是Styx于1972年发行的《Lady》,选段由译者翻译,有兴趣可以搜下原曲原词。联系到John和Mary的感情,真是心情复杂...
②:珊莎.史塔克和后文的琼恩.雪诺均出自《冰与火之歌》。前者的冰原狼叫Lady,中文译作淑女(在翻到这部分之前,我想叫郊狼“夫人”)。后者的冰原狼叫Ghost(白灵)。Charlie所说Lucifer认同他,也许是因为Snow也敬仰父亲、外表冷漠。我没拜读过《冰与火之歌》,个中小梗如果没有挖到,敬请谅解。

评论
热度(18)

© 生石花之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