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石花之境

Hate is always foolish

© 生石花之境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Samifer、Destiel/Sweet Child of Mine(我亲爱的孩子) 章三

三.
坠落前,Castiel肯定在Jimmy的肋骨上刻过防止被发现的符号。Lucifer不能定位他。此外,他委身潜伏的工作做得不错,人们第一眼看过去不会发现什么疑点。从前,要是恶魔先一步找到他一定守口如瓶,不过既然Lucifer承诺无论谁把毫发无损的Castiel带到他面前,他都会施以补偿,他们就会对Castiel的所在之处知无不言。

在重新加入Kevin和Crowley的小分队之前,Charlie在猎人网络上发布了全境通告(“我一直都想这么干”,她说),可仍没有人掘出关于Castiel的线索。

因此,一场等待博弈拉开帷幕,它将持续到他们找到Castiel,或者Sam发现Lucifer确实有某个不愿提及的妙招。无论如何,大天使都乐于一边等待一边玩扮家家酒,思考这回他烧穿Nick的身体之前还剩多少时间。

记忆受抑制的Dean比过去那位成年人更好相处。真不可思议。他几乎每时每刻都清楚Sam是他的小弟弟、有些怪事发生了,但很难建立对Lucifer的印象,也不明白为啥他跟他们在一起。若不计偶尔出现的“你是女巫吗?”问题,他几乎从不对此过问。

之后,大天使凭空变出一袋供分享的M&M豆时故意缩缩鼻子。当Dean热切地赞美他的造物时,Lucifer感到男孩对自己的欣赏——甚至是爱,如果他不自欺欺人。

Lucifer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他继续变无中生有的魔法。

第一周结束后,Dean就拥有足够一个月每天一套不重样的新衣服和其他孩子绝对得不到的玩具。成为大天使意味着不必担心物流,所以如果Dean想要一个滑板,他就会得到一个滑板。

一切都很顺利,直到Sam尖叫着冲进厨房,因为Dean摔下滑板、头部着地。

“人类很脆弱,Lucifer。”Sam喊道,Dean在他的怀抱里轻声啜泣。比起伤痛,他感到的惊讶更多一些,男人在真实的童年岁月从未被宠爱过。Lucifer明白,Sam希望通过母鸡护崽的行为弥补迷失在奔波中的三十年时光。“你要害死他了。”

“冷静,Sam。小裂口对于小孩并不致命,除非他们被感染或者寄生虫爬进伤口,或者其他坏事发生。此外,皮外伤能为他增加男子气概,”Lucifer从Sam手中接过男孩,挤出笑容,“你希望我去做饭,你来逗他开心?”

年轻的Winchester皱眉,视线没有移动。“我爸常说这种废话,比如‘这能帮你增加男子气概’,然后观察我们怎么逃离苦海。我哥不能永远这么下去,我不可能让他在我眼皮底下受伤。他从没让我……”

“我知道了,Sam。不会再有滑板,我保证。”

Sam仍对Lucifer面露不快,但最终他放下戒备,把哥哥递给大天使。“饭快做好了。我能完成最后几步……只是你得看紧他。我不能什么都管,我需要知道你在护他周全。”

“你知道我经手过多少小弟弟小妹妹吗?”Lucifer问Sam。猎人转转眼睛,走回厨房,不过又在门口停下。大天使抱起男孩朝电视走。“你应该感到幸运,Dean。为了教我们飞翔,他们过去常把我们像幼鸟一样从峭壁丢下,然后,猜猜看谁的父亲从没在峡谷至深处等着接住他?”

“你会为了让我学飞就把我丢下峭壁吗?”Dean问,Lucifer带他坐回沙发时他出奇轻松地安顿在前者膝盖。淑女于瞬间跳起,靠在Lucifer身边,头部抵在Dean的腿上。

“好吧,你说服我了。”Lucifer回答,拨开Dean前额稍长的头发,“不过别告诉你保护欲爆棚的小弟弟。他不喜欢任何人享受任何形式的乐趣。”

“我还站在这儿呢,你知道。”Sam站在门口回应,不过声音轻快。

Lucifer微笑,允许Dean把头倚在Nick的肩膀。他好奇,猎人在恢复原状、得知他曾乐于拥抱Lucifer后会说什么。哦,他的表情一定非常有趣。“对,Sam,我知道。”

人类轻声笑笑,回到厨房。Lucifer不确定自己是何时闭眼,但他知道自己在闪光中醒来。他最终睁眼后,发现Sam站着,手机伸到身前,露出一个蠢蠢的露牙笑。

“你在……?”

“晚饭做好了。我只想留下证据以免Dean不相信我。”Sam告诉他,把手机转个个儿,让Lucifer看照片。片中三位都睡得很熟,他不得不承认,他们看上去像一家人。Dean和淑女仍在黑甜乡;人类的手指伸进口中,口水流到Lucifer的衬衫上。他无法压抑嘴角扬起的弧度。

“你会发给我吗?”

“当然,”Sam说,其时仍对着手机傻笑,“我要发给通讯录里所有人。将来Dean绝不可能忘记这回事。”

Lucifer唤醒男孩和郊狼,同时告诉对方:“小心些,Sam。因果报应,天道轮回。”“因果?我以为你是基督教的天使。”

大天使笑得露出牙齿,耸耸肩。他帮男孩坐定在地板后起身。Sam那晚试着做意大利面。至少淑女喜欢吃。


上次Lucifer借Nick之躯行走地球时,Sam说同意前他维持了八个月。如今,一个月过去,看上去他的身体无法再坚持那么久。他的胸膛、手臂、后背全部罗列烧伤痕迹;直到上周,他都可以穿T恤以遮盖,他急于对Sam隐藏这些。

他不希望他的容器认为他来这儿真是为了得到对方的身体,幸运的是,灼痛尚未漫及脖子、脸和双手。

烧伤又痛又痒,Lucifer尽可能待在两个人类和郊狼身边久一些,不去过早剥下那层皮肤。

和学前班水平的Dean Winchester相处一个月后,Lucifer就明白为何人类仍持续繁衍,尽管地球的各个角落充斥战争、恐怖活动和毁灭行径。有时人类本身就意味着一定范围的战争、恐怖和毁灭,没错。然而更多时候,小松鼠①会用他良善、敏感的天性和完全的求知热情使他惊讶。

实话说,Lucifer从未对Dean Winchester有好感。猎人在变小之前像极了Michael。而如今,他乐意放弃先前所想,为成年人做点什么,而非完全忽视他。

每当Sam试图找出让Dean变大的方法或尝试烹饪健康晚餐,他能品尝到观察后者的乐趣。他为Dean创造多彩画页——猎人喜欢有他和Sam身穿超级英雄制服的那些,和他们杀得最精彩的邪恶生物组合图——他还变出许多堆满乐高的箱子。Charlie发来骇人的文章节选后Lucifer变得好奇,于是他们阅读《冰与火之歌》,看《权力的游戏》;Sam抱怨它们有多么不适合小朋友,但Dean本人似乎不介意。有时,他们去往和地堡隔一条公路的空地,和淑女一起奔跑,她喜欢追棍子,即使Lucifer提醒她她的身份远超过家养宠物。

比之观察Dean,Lucifer更享受Sam加入他们的时刻。三人在沙发上度过电影之夜或一气看完整季电视剧是他的最爱之一,当然,用餐时间同样美好,尽管食物称不上珍馐。事实是Lucifer厨艺更佳,但Sam最常做饭。Lucifer明晓这一行为属于生存技能,也和Sam那回报Dean对他多年关照的责任感相关。偶尔,Lucifer获Sam准许烹饪,那时大天使乐于听Sam大声朗读的声音,和Dean说服Sam陪他玩猎人游戏后的兴奋叫喊。淑女乐于扮演狼人,即使是Sam也相信野兽能在表现凶残的同时不真正咬伤哥哥。

Lucifer最享受的当属他和Sam独处的时间——只有他们两个——在Dean熟睡后。

他们谈话,有时只安静地看新闻,但无论如何,他们总在一起。

大天使对温家双煞产生了感情。

至于他对Sam的感觉,他并不吃惊。早在第二次离开牢笼以前,他就爱着容器,但Lucifer惊讶于他对Dean的喜爱,尽管那并非他为另一个男人拥有的爱意。总之,Dean是第一个他有好感的人类——当然,除了Sam。

他不能明确原因,但不去喜欢全心倾心于你的人太难了。

他知道,是他的力量让Dean迷恋自己。

Lucifer从未想过他会为取悦一个四岁的孩子而滥用力量,但事实如此。音乐从人物的口中倾泻而出,Lucifer很熟悉这部电影,他能模仿女孩的行动,当玛蒂尔达出现在屏幕上时变出各种玩意盘旋于地堡房间。Dean爱死这个了——他从沙发上拍手、叫好——接着他站起身,跑向房间中央Lucifer变魔法的位置。

“这是我的最爱,Luci!你是我的最爱!”

大天使缩缩鼻子——所以要是男孩着迷于受蛊惑该怎么办呢?——下一刻,Dean和其他东西一起浮于空中,他着魔一样傻笑。

Lucifer忙于关照Dean不被东西撞到(或者Dean没有撞到东西),因此没注意冲进房间的高个Winchester。Sam关闭电视时,Lucifer没让所有物事落到地上乱成一滩。相反,它们围成圈往另一方向去,而后他回身,看向猎人。猎人从一团空气中拽回兄弟到怀中,面露不悦。

Lucifer挥一挥手让所有东西物归原处。“怎么了?”

“你在做什么?”Sam厉声问,Lucifer皱眉。自Dean拖着淑女离开浴缸后,Sam从未用这种口气对他讲话——从未,从未有过恶意。他现在信任Lucifer,有时,Lucifer甚至推测Sam记得他不愿展现给对方的牢笼期记忆,记得他为自己收集的秘密记忆。然而,这一次,一切都不一样。对方的声调沾染怒意,恐惧未经Lucifer允许就漫及他。

“游戏。”Lucifer于胸前交叉双臂。他总是冰冷,但现在他感到体温又降一些。“或者,更恰当地说,表演。”

“这就是你的想法?”Sam问,“你只是在这里玩游戏?为什么你这儿?一个月过去,Dean却毫无起色。我认为你应当无所不能。我以为你能帮我们。”

“我……”Lucifer开口,但在吐字之前稍作停顿,“我治愈了你。我逗他开心,让他不在你尽力帮他时碍事。我在帮忙,但我被特定规则束缚,Sam。一开始我甚至无法找到你,你不记得了?我试图寻找……”

“你并没有寻找。”Sam喊道,Dean开始扭动。他睁大的双眼蓄满泪水。他试着将手指伸进口中以获得某种安慰。“你一直在这儿。你没有试着帮忙。你只是玩扮家家酒,表现出很有用,所以我们能把你留下。”

大天使吸一口气进入Nick的肺部,舔舔嘴唇,低头看Sam的鞋,然后回应:“你吓坏他了。”

“就因为你是专家,在人类问题上?在人类小孩上?你为什么不挥挥翅膀,找可以把他复原的人?”

Lucifer询问时,Nick的声音柔软。“你希望我无目的地飞行,寻找人类的七十亿分之一?”

“对,没错,这是我的想法。”Sam说,为Dean支撑臀部。男孩试着挣脱桎梏,他与Lucifer对视,无声询问发生了什么。大天使希望他知道答案。“找不到Cas就别回来。”

Dean的灵魂猛力推开荣光,然后男孩开始哭泣。不像从前,这次不是恸哭,没有捶胸,没有撕心裂肺,至少在Dean上气不接下气地哭以前没有。他的胸膛上下起伏,位于双眼的手背拂过、擦掉眼泪,他的喘息令Lucifer痛苦。

他向前一步,想帮助男孩缓和心情,但Sam转身,背部成为男孩和Lucifer之间的屏障。“走吧!”

Dean在掠过Sam肩头与Lucifer对视时,一双绿眼睛泪光闪烁,但大天使转过身,在一声翅膀拍击中离开。


他在飞行一小时后意识到他没带上淑女。他在巴西上空放慢速度一分钟,思考他是否应该为了她回去。他不清楚为何Sam对他生气。他不清楚人类在足以伤害Lucifer的愤怒中还会做什么。

但Dean不可能让Sam对淑女造成任何伤害。还有,尽管他对Lucifer满腔怒火,Sam仍很温柔,不会伤害无辜的动物。

Lucifer继续飞行。

他拜访切尔诺贝利。他站在废弃的摩天轮顶端,想去恨Sam。他记起父亲驱逐他和Michael丢弃他时的愤怒。Sam做了同样的事——他离他而去,赶他离开自己的家——然而现下愤怒无影无踪。他只感到空虚。

他隐身后拜访Charlie、Kevin和Garth,他们在不同州做不同工作。没有一位寻找Castiel,但他们都在处理天使坠落的遗留问题。天使们的调整期似乎并非异常艰难。至少他们受过训练,知道合格卫生的概念,知道他们需要食物以生存。

他们获取所需物的途径各异。

但有一件事很明确:他们几乎所有人都在找Castiel,但没人知道究竟去哪寻找目标。

有一会儿,Lucifer放弃任务,他沐浴肯尼亚的阳光,观察狮群在一棵树下睡觉。

他察看Amelia和Claire Novak的情况,然后前往约旦的佩特拉城。

他想回到地堡,却最终来到西奈山。他不确定已离开多久——他能在瞬间绕地球一圈,但由于不时停下观察就无法记清——不过感觉上过去即是永远。很可能一天尚未过去。他感到皮肤刺痒时才发现脸部出现烧伤。

他面前夕阳西下,背后一阵空气流动。上一次男人接近时,大天使感到气愤,即使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而现在,他只觉得孤独。

“我做了什么?”Lucifer问,仍面向太阳,“我知道你和Michael所为的原因。如果Sam早些告诉我离开我也会理解,但事情一直很顺利。什么改变了?”

“脆弱时刻。他很少这样,而一旦那时刻来临,他就狠狠发泄,”他背后的男人说,“无论如何,他有自己的道理。你用整整一个月陪着男孩,享受容器给你的关怀。你从未尝试复原Dean。”

“Castiel在哪?他……他还活着吗?”

“Castiel就在他该在的地方,”男人带着笑意回答,“他会扮演自己的角色直到时机到来。他一向如此。”

“对Dean那么做的人是你?这是考验吗?”

“并非所有事都是考验,Lucifer。就算它是,犯错也无可厚非。人类通过教训学习,你知道,”男人更近一步,Lucifer感到一只手搭上肩膀,“你可以弥补你的又一个过错,并且确保击败Metatron。”

“但他只是犯错误对吗?”Lucifer问,“我以为你刚刚说这没什么……”

“你还记得被驱逐时的感受吗?”

Lucifer让目光离开落日,望向天际。“它燃烧。它冰冷,当我撞击地面,我冻结了整个地球。”

“这就是为什么你的牢笼永远寒冷,”祂说,“你的兄弟姊妹同样经受燃烧,但焰火并不寒冷。他们的翅膀如烈焰自背后燃烧。他们的人类躯体烙下疼痛的灼伤。错误是另一回事,Lucifer。Metatron不止是犯错,我知道你明白应该做什么。实话说,我不相信你还没有付诸行动。”

祂没有问及原因——祂无所不知;祂知道原因——但Lucifer舔舔嘴唇,自我承认:“我感到惧怕。”

“我明白,儿子。你不需要惧怕。你与众不同。Michael与众不同。Dean与众不同,甚至Sam也是。你现在只需要拥有一份信任……”

“我一直都在信任!”

“……不,你要信任他们。”

位于他肩膀的手移开,他四周的空气复原。他忘记问有关他的容器和加快的烧穿速度的事;男人在场时,他从未感到痛苦终结。

一声叹息过后,Lucifer坐上西奈山,而在埃及,太阳已完全落入地平线。


“Luci,你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我在脑子里给你写信你就能收到?你能听见我吗?我是Dean,顺便一提。Dean Winchester。你记得我吗?淑女很好。Sam希望她睡在外面,可我不让。我想你了。没有你,有时候这里很可怕。Sam也想你,不过他不擅长道歉。他从不擅长。他从小就没有这么做的必要。一直都是我在道歉。请你回来吧。我会让他说对不起。”

他用了一周找寻戒指。很幸运,Dean在他们找到地堡前藏起戒指,之后也没想过移动。不然,Lucifer不认为他能不被Sam发觉就搜查对方的安全港。

“Luci,还是Dean。我想我记起了一些关于……我不知道。现在你能回来吗?我告苏②Sam他必须向你道歉,还有,当家人道歉后,你必须原谅他们。你是我的家人。你得回来。我们需要你。”

当白光由牢笼泄出,他的兄弟带着Adam出现后,Michael拥抱了他。Michael拥抱了他,Lucifer则将脸埋进Michael的夹克衫。他没有道歉,但Lucifer仍需要原谅他。

“Luci,你讨厌我吗?我做什么坏事了吗?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求你了,回家吧。”

Lucifer可以凭一己之力对抗Metatron。那个笨瓜甚至没察觉大天使们已离开牢笼。他忙于在天堂阅读,毕竟至少,他已经拥有大把时间。

Lucifer击碎愚蠢混蛋的眼镜,尽管他确实不需要眼镜。

Michael一只脚踩上他前胸以钳制Metatron——这是他最爱的压制小弟弟的方式——Lucifer用手里的天使之刃翻阅对方刚才读的书。

“你对Dean Winchester做了什么?”Michael问。

“什么?你没在开玩笑?你把我击倒就为了这个?你要为了这个杀掉我?”

“嗯,对,也不完全对。”Lucifer回答,视线越过书籍顶端投射到地上的天使。“我们要杀你,因为你让我们所有的小弟弟小妹妹坠落,为什么?这样你就可以化身伯吉斯.梅里迪斯,导演专属于你的《阴阳魔界》?比我们更高级别的那位已经签署了你的死亡决议书。我们将你击倒在地是出于你对Dean Winchester做的事。修复它,我们就给你干脆了断。”

“多么宽容的提议。”Michael补充道,朝Lucifer微笑。

“我们都对折磨很在行。恶魔从我这里学习一切,而我从他那学会这些。”

“相信我,”Michael露齿而笑,“我们在牢笼里又多了些奇思妙想。”

“我不能修复!”Metatron叫喊,瞳孔放大,“我发誓我不能。现在杀了我吧!”

“我不相信你。”Lucifer回应。他朝Michael点头,视线回落到书上。他用余光看到Michael移动,紧接着Metatron尖叫。

“我不能我发誓,”小个天使呜咽着,“那不是我的荣光。是我放的,但我不能收回。距离太近它会烧到我。我必须把它存在某处。义人是个好选择,因为他太绝望。”

“为什么绝望?”Michael问。

“他太想救兄弟。他会做危害我计划的事,我又需要抛却那荣光。一石二鸟。”

Lucifer再次把目光移开书本。“那究竟是谁的荣光?”

短暂停顿后,Michael行动。一时间,Metatron的尖叫让Nick的躯体起鸡皮疙瘩。几秒钟的荒谬、受惊的尖叫过后,Metatron的嘴唇形成一个名字。“Castiel!”

“嘿,呃,Lucifer……听着,我知道你也许不在乎,但Dean……他对你的离开反应强烈。我知道,我告诉你找不到Cas就别回来,我不该那么尖刻。我只是……有些事我不愿通过祈祷声波说明,所以你能回来吗?我……我需要你帮忙。我不能一个人照顾他。你知道,他总是照顾我。他四岁起就不再拥有童年而成为我的保护者。我从未……他为了我饿肚子。爸爸常……他会……我只想为他成为他在我一生中担当的角色。我只想保护他,照料他。但我不能一个人完成。抱歉,我之前太混蛋了。请回来吧。”

Lucifer放下书。他起身,平静地走到Michael身边站着。Metatron伸出手,抓住Lucifer脚踝处的长裤布料,低声说:“求你。”

“我不理解一件事,”Lucifer说,蹲下身,刀尖抵住Metatron的胸部,“为什么让他变年轻?为什么让他变回四岁?”

“什么?”Metatron问,“你说他……他四岁是什么意思?我以为荣光会烧干他的灵魂。我以为他会成为一具空壳。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它让他年轻?”

“Metatron。”Michael脚踩Metatron的肋骨更用力些。小个天使不住咳嗽,容器的血液因为Michael施压造成的内伤流出。Lucifer从他的唇边擦干血液。“你在对我哥哥撒谎吗?”

“没有。我发誓!那肯定是……Castiel的荣光极为特殊。一定是荣光自发的。我没命令它。“

“Lucifer,请你……我们可以一起解决问题。”

Lucifer向Metatron的前胸压入刀刃,但他在对方烧干时望向一旁。他起身,避开地面烧焦的翅膀。

“Castiel能从Dean身体里抽出他的荣光,只有他这么做才安全。真是傻瓜,竟然以为他能靠偷来的荣光过活,”Michael从弟弟的胸上收回脚掌,“我们该怎么找Castiel?”

“我们不能,”Lucifer说,“父亲声明他会在时机到来前扮演他的角色。他仍在暗处。所有天使都希望复仇。他们斥责他导致了坠落。”

“他相信Metatron是个错误,但他值得原谅。我可以留在这。我将同天使联系,确保他们知道Metatron才是罪魁祸首。如果我能担保外界安全,他就会从暗影中走出来。”

“就算他回到明处,我们又该如何找到他?”

“现在你是那个傻瓜,”Michael笑道,“你真不知道为什么Castiel的荣光让Dean变成小孩而没有烧干他,对吧?哦好吧,也许你长大些就会明白,小弟弟。我要带Adam回天堂,然后我会重新安置天使,让他们去能作为人类尽可能幸福生活的地方。你会做什么?”

“请回家吧。”

Lucifer微笑。“我要回家了。”

注:
①:原文:“the squirt(喷射) surprised him with his kind, sensitive nature, and his complete enthusiasm for knowledge”,我认为是笔误,应为“squirrel(松鼠)”,如有纰漏,不吝指正。
②:原文使用“telled”,会意一下是小Dean的拼写错误。

评论
热度(12)
2015-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