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石花之境

Hate is always foolish

© 生石花之境

Powered by LOFTER

我沿河走

我沿河走,脚下的泥土逐粒变成沙子,阳光烘烤着麦田的时候也烘烤着我。在我烫红的脸颊化成泥水之前,在行走变成跋涉之前,我要和你分享一些故事,它们没有晦涩的语言或故作姿态的行话,只是几个连续的小画面。

我坐在玻璃窗前喝无咖啡因咖啡的时候,我的城市的一个冬雨天刚刚结束。雨云的骸骨是马头形状的,它以橙蓝色调为背景继续奔跑。我的目光寻它而去,直到它在劲风的作用下不发一言地碎成一片片。我盯着窗户看我的脸看我,还有行人忙不迭地行走。凑巧坐到一桌的年轻人开始聊某个男生或女生的女朋友,赶地铁前我做了二十分钟的无心听众。多么匆忙的地方,但是我该死地爱她。

你聚会时也许把手机收进口袋(原谅我不知道是不是你的所有裙子都有口袋),你盯着芝士化开的时候芝士会脸红(我饿了,怪你)。你的书签里记一长串书名,闭上眼摸书的封面,感觉像巨人留在下个星系的脚印。读书的时候你把自己锁在屋里,可能躺在银杏树底下,或趴在课桌上,我可以不断地列下去,你可以不断地列下去,因为和智慧有关的、和你有关的事有无限可能。

我爬过一段长长的长长的铁管,凹凸不平的管壁蹭掉了衣服外面的颜料,刮擦皮肤外的衣服,撕扯皮肤使它沟壑纵横。而我最终探出头来,眼睛比任何时候都明亮。你潜出湖泊,丢弃了一些羽毛,被水草的种子砸中头顶,泥土呢,它也许刺伤了你的脚。不过,当你站到岸边,我们都尝到了星尘的味道。一起飞吧,你提议。好主意!嘿,我现在看得可清楚,我来看路。

缅因猫趴在我们中间,你收好化妆包,喝我泡的岩茶。雨幕卷落树叶的声音比我唱生日歌的小一些,蜡烛光摇晃,热量歌唱,黑森林的甜味(不要逼我大半夜吃东西,你个小坏蛋)比撸猫还诱人。我们不该浪费雨夜的黑,毕竟它那么适合嘴唇,我们也不该浪费黑色的安静,我也可以爱上安静的城市,城市的节奏决定不了什么。

时候不早了,我快到了,终点就在那儿,故事就讲到这里。时针迎着月亮跳舞呢,我要再次遇见你啦。

话说回来,我倒很想安排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会面。你知道的,我们笔下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眷侣总是这么干。他们的身后展开翅膀,她们在死神面前拥吻,他亲吻他的疤痕,他们一起坠入冰湖和湖面下的黑洞,她哭着看他再次睁开眼睛。

但这个世界,我仅仅是看着你,并将你的伤疤,我的,我们的母亲的,我们的祖先的,我沿河走的时候把它们揣进心里。因为我们借由这所有的苦痛与甜蜜相遇。

评论
热度(31)
2016-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