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石花之境

Hate is always foolish

© 生石花之境

Powered by LOFTER

【太阳浩劫AU】Samifer&轻微Destiel/向高处 章四

四.

伊卡鲁斯是个好姑娘,作为飞船的智能控制系统,她的确无微不至,给予每一位成员应有的照顾,大家都很喜欢她。当Charlie要求在起床音乐后插播“宇宙,最后的边疆”时,她欣然允诺。她是除了Kevin外对土壤最有热情的人,只有她可以满足Kevin无餍足地聊大地永生的欲望。如果说有谁可以二十四小时应付Crowley的黑暗笑话,也就是她了,因为她的正经程度,可以让MacLeod先生在开口之前就被相比之下自己有多么冒犯这事儿吓回娘胎——Meg的原话。正好说到了Meg,那么来吧,黑发姑娘偶尔和每一个人调情,也包括伊卡鲁斯,她相信双方都从这一脑力活动中获得了压力释放。

如果人工智能不“综合现有意愿数据”,提议让船员们用UNO消磨时间,也许Sam会一直把她看作可靠可敬的伙伴。

“真抱歉小恶魔,”Crowley怜悯地咂舌,“加四张,换黄色。”

“哦……”Meg皱眉。她投给右手边的Sam一个安详、温柔的凝视,Sam深吸一口气。

“Sam,我的好朋友,”Meg突然笑起来,“午饭的时候我把辣椒酱分给你,好吗?”

Sam呻吟一声,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命运走向何处,而利用队长权威宣告休息时间结束会让所有人不高兴,大家都在找一个开玩笑的好机会,置身宇宙真的太该死的压抑了。

“好吧,我还要你的蛋黄酱,不然就偷走所有人的辣椒酱。队长特权。”Sam装作闷闷不乐,大家一起发出欢快人心的嘘声。

Meg满意地撤回视线到牌上,眯细眼睛假装还没选好,折磨人的三秒钟过后也甩出一张上书换色罚四张的贴片。

他旁边的Kevin清清嗓子:“八张牌①,队长。或者你有一样的吗?没关系我也有。”

“这种行为极不正义,”Charlie说,“你们不能就这样逼我拿十六张牌。”

Crowley挑起眉毛。“哦哦!我现在知道大家的底细了!”

“好吧。伙计们,是该承认……”Sam摇摇头,“我要自罚八张。”

整个空间爆发出冷嘲热讽虚假同情等感情混杂的笑声,Sam无奈地笑笑,在Meg灿烂得发光的笑容的映照下拿走八张卡片。此时此刻他无比希望保持沉默的伊卡鲁斯小声道个歉,虽然那之后他很可能回应:“我无比感激你的提议,我们度过了愉快时光。”

“Sam,”伊卡鲁斯突然说,“有你的私人信息。”

Sam如释重负地站起来。“好了伙计们,今天的游戏提前结束,我想我们都想赶在进入信号盲区之前对家人道声圣诞快乐。”临走前,他没有忘记用手指逐个轻点贴在桌上的卡片,以示大家的目的已经达到,并摆出鬼脸应对随后的欢呼声。

“Crowley和我留下收拾。”Charlie提议。

“谢谢,”Sam在舱壁门前回头,一字一顿地说,“还有Meg,别忘了辣酱。”

黑发姑娘从贴片中扬起头:“你说了算队长。伊卡鲁斯,下回我们应该玩反人类卡片②。”“真是个好主意,Meg。”伊卡鲁斯回答。

“我可以预见未来。”Crowley的口音突然变重了,这往往意味着他想到了什么绝妙的好点子,打算像个年轻的苏格兰人一样开黄腔。“我的黑卡会问‘你是怎么失去童贞的’。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Sam,为了它我愿意贡献一半的酱料管。”

Sam和他对视了一秒钟,笑了笑,又很快地放松嘴角,移开视线。他再开口时感到头皮发麻,一朵冰花似乎自后颈抽芽,但他无法阻止这些轻飘飘的,很快就会遁入深空的文字。

“魔鬼本人,答案是魔鬼。”

Crowley嘴唇翕动,Meg则失望地、气愤地、痛苦地看了他们一眼。

“别,伙计们,”Sam挠挠头发,“这没什么,我是说……嘿,我没事儿。”他知道他的队员都将各司其职,现在的死寂将逐渐融解。可惜,他的自信不足以支持他吞下嘴边的话。

“Lucifer不是个禁语,我们今后分析投弹轨道的时候也会提到他,我是职业选手,这里也不是单身俱乐部。”他挤出一个完美的微笑,“你们没因为我的性生活笑一笑,我觉得,嗯,反而有点儿冒犯。”

就如他再次开口时预料到的那样,大家变得更加安静。

“我很抱歉。”红发姑娘小心翼翼地说。

Sam试图不让肺里的空气过快地排出,他的脉搏开始接近让伊卡鲁斯提出休息建议的地步。“Charlie,真没什么可抱歉的。给我十分钟,之后大家都可以去通讯室。”他了解他的队员,如果现在他抛出让他们在他之前和地面联络的橄榄枝将不会得到回复。某些时刻,他的朋友们误以为欠他一个爱人,应该竭力去做其它方面的弥补。

“我们一小时后在策划室见面。”他说。舱壁门缓缓关闭后,他呼出胸口的那团气。为了安抚他,在他像匹孤狼一样挺身走进通讯室之前,伊卡鲁斯轻轻奏响呼吸声。

黑屏幕上的绿点闪了一闪,Sam屏息。首先出现的是Castiel,他的眉毛之间有一条小小的印痕。摆弄了一会儿电脑后,他转头咳嗽了一声,再将双手扣紧在膝盖上方,用鼻孔深情凝视屏幕。

“我得……嗯……跟你说一件事,Sam。”

“说吧伙计,我听着呢。”Sam嘟囔着,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Dean在旁边,摄像头理应早就调试好了。

“我打算……呼,真没想到我会说这个。”Castiel稍扬起头,嘴唇微张,有点迟疑地扫视四周。Sam锁紧眉头,伊卡鲁斯欲言又止的时候,Cas再次开口,嗓音颤抖着,蓝眼睛中波纹浮动。

Cas挠了挠眉毛,把视线扯回来并深呼吸。他猛地靠向后方,喉结滑动了两次,用自我怀疑的语气陈述——以至于Sam最开始的反应是这是个问句:“我和Dean打算结婚了。”

如果Sam的脑子里有对话框,那么他会打出一串空格,再来是几个惊叹号,再加两个星号,里面用大写字母写上“终于”。不过让我们回到现实。他呼吸一滞,抬起眉毛,顿了一秒,伊卡鲁斯好心地为他暂停视频。

“你听到他讲什么了吗?”Sam瞪大眼睛望向虚空。

“我听到了,”伊卡鲁斯柔声回答,“恭喜你,Sam。”

“谢谢你,”Sam发自真心地感激人工智能,“请继续播放吧。”

屏幕上的Cas提一提嘴角,向后看去。这时Dean也走过来了,他们甜腻腻地互道了早安,Cas向他的右边移了一点,Dean绕到沙发前面坐下,目光分毫不离开他的男朋友,等他们盯得够久了,Sam怀疑接下来的情节属于私人范畴的时候,Dean清了清嗓子,把他和Cas的手扣在一起,也可能是Cas先伸的手。

“是的,Sam,我想你都听到了。”Dean回过头,露出一个大大的,可以让你幻听到圣诞歌曲的笑容。“我和Dean打算明年举办婚礼。”Cas探过头,他没找好角度,所以Sam又只看到了他的鼻孔,“我们想明白了一些事,我们愿意把现在的激情关系转变为亲人关系,承受一切可能的后果。”两三秒的沉默后,Cas收回上半身,与此同时Dean抬起右手搭住他的肩膀。“坏的后果和好的后果。”Cas补充道。Dean咕哝了一声。

“我猜这是近期最后一次通话了,他们说你们快进太阳风暴带了。喔,超酷!”Dean晃了下脑袋表示不可思议,“顺带一提,我们……呃,不改姓氏。”

Cas点点头:“我们还考虑等你功成返航后再办一次小型的单身派对。”

“好好照顾自己,好吗?我们爱你。”Dean低声说。

“我会的。”Sam注视哥哥的眼睛,天啊该死的他有点想哭。

Cas拉着Dean一齐探到前置摄像头前面:“我知道有点早,但是圣诞快乐。”“圣诞快乐。”他对两对鼻孔轻声说。画面静止了。

“你打算回复他们吗,Sam?”伊卡鲁斯轻声询问,她的声音难得地充满了笑意。“当然,当然。”Sam闭起双眼,如果他的注意力不全用到控制嘴角的弧度使它不撕裂皮肤,也许他能稍微留意下眼角的热度,不过现在没人会在意这个。

“等你准备好就走到右手边的电脑,我们随时可以开始。我真的为你高兴,Sam……Sam?”

Sam睁开眼。伊卡鲁斯常常在船员们得意地忘乎所以时表现出轻度忧虑,但从没有像现在叫他名字一样毫不克制外现的危机感。

“报告情况。”他命令道,向右俯身时调整呼吸并退出电脑上的录制软件,手指机械性地上下翻滚,迅速输入口令,切换进入监控频道。

“Kevin认为有人偷了他的甜瓜、踩坏了他悉心培育的蟹爪兰。由于被怀疑者Crowley没有承认,小型纠纷产生了,牵涉在内的人员有Kevin Tran,Crowley MacLeod和Meg Masters,Masters小姐正对其余两人进行调解。”

Sam点开小花园的实时录音,这里在飞船设计时由于种种线路问题成为了唯一的视觉信号盲区,好在不算什么重要的地方——当然,这话要是被Kevin听到就完蛋了。Sam想象得出那幅画面:亚裔男孩挥舞着双手,Crowley双手叉在胸前,Meg站在他们两个中间,脑袋不时摇晃。由于风扇的作用,声音无法清晰地传到这边,他只能捕捉到一些F开头的单词,听上去发言的是在气头上的小植物学家。

他跑进花园的时候,男人们都抱着膝盖坐在入口处,他们一齐向他抬头,目光锐利而充满渴求。Meg冲他提起右半边嘴角:“差不多解决了,Crowley道了两次歉,小Kevin红了眼睛还没表态,就等你出现来个最后一击。”

“谢谢你。”他朝Meg点点头,黑发姑娘挥挥手,离开前拍拍他的肩膀。

“伊卡鲁斯2号不是托儿所,绅士们,让我们把不满只留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好吗?”Sam稍低下头,这样他抬起眼睛时就更有带点无奈的语重心长感,再辅以职业性的冷静语气,加之没人说得清到底是什么的S.W.式人格魅力,气氛很容易缓和下来。

Crowley翻个白眼,看看他和Kevin之间的间隙,又看了眼Kevin。“男孩优先。”

Kevin鲜有地接受了Crowley的提议。“我不理解为什么你要把那些花捣烂,跟把它们放进绞肉机一样。”他恶狠狠地说。Sam明白他刚刚听见的细小哽咽声是怎么回事了,他向Crowley投以质询的眼光,对方又翻了个白眼,用口型告诉Sam这不是他干的。Sam朝他摇摇头,对Kevin蹲下来,拥住他,让男孩的头顶抵住他的左肩。“嘿,我很抱歉,男孩儿。深呼吸,对,深呼吸。”

“我没事了队长,我可以收拾好它们。”Sam轻拍他的后背,耳语道:“我知道,好男孩儿。”尽管他透过制服感觉到男孩热乎乎的眼皮,也完全想象得出男孩正在经受怎样的痛苦。谢天谢地,Crowley保持着安静。

“我们一会策划室见,好吗?现在你去通讯室给妈妈留条录像怎么样?”Sam稍抬起头,给他一个诚恳的微笑。男孩点点头,撑着Sam的肩膀站起来,有点踉跄地离开花园,目光始终冷落着嘴唇翕动、断断续续吐露“抱歉”一词的Crowley。

Sam维持蹲坐的姿势直到他感到Kevin不再停在门口。他站起来,偏转向核物理学家。

“你相信我说的话,对吗,麋鹿?”Crowley眯起眼,也站起身。

“带我去看看。”Sam冷着脸说,Crowley“哦”了一声,两人一前一后踏入左手边一条之字形的小径。其中一个塑料架上躺着蟹爪兰的尸体,它们被极精巧地撕扯成一片片,花盆也被摔得粉碎。致命伤是茎底端与根部的分离,行凶者还在它们香消玉殒之后使劲撕扯花朵,朝橙色花瓣卷曲的反方向揉搓,又将碎块碾进附近的沙土里。

Sam听到心脏跳动,耳朵里的血液快速流动,空气无止息地流窜。

“伊卡鲁斯?”Crowley针对Sam声音的颤抖挑了挑眉毛。

“我在。Kevin的生理指标显示他的情绪已基本恢复,他正在为他的母亲录像。”

“谢谢……”Sam喘口气,“请告诉我,现在船上有几位有生命体征的人?”

“Sam,”伊卡鲁斯停顿了该死的可怕的一秒钟,“飞船的食物、氧气供给足以维持你们完成任务并返航。”

Sam急转向出口的方向,匆匆跑去。“回答问题,伊卡鲁斯。”

“Sam,船上有五位船员,重复,有五位船员,分别为:Sam Winchester, Crowley MacLeod,Charlie Bradbury,Meg Masters及Kevin Tran。”

“我是说有生命体征的人,伊卡鲁斯。”Crowley看了他一眼,也跑向出口,大门听话地为二人打开了。

“船上的全部人员都有生命体征,所有有生命体征的人都是船员,他们分别是Sam Winchester,Crowley MacLeod,Charlie Bradbury,Meg Masters及Kevin Tran。”

Sam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回过头和Crowley交换了一个眼神。

“你还好吗,Sam?”伊卡鲁斯听上去有点担心。Crowley皱了皱眉,不过什么也没说。

“Crowley,”Sam看了他一眼,“恐怕你得好好和Meg还有我谈谈。”

“哦,”Crowley痛苦地叫了一声,“小恶魔会用她的测试表把我折磨个半死的,队长。”

Sam用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这是命令,我不能允许你用别出心裁的减压方式破坏队员之间的情谊。”

核物理学家动了动嘴唇,最后回答:“是,队长。”


Lucifer Milton在失联前给Sam Winchester发送的倒数第二条录像内容节选
Sam,呃……出了点小状况,我的花园可能被Samandiriel搞坏了。我的兰花被糟蹋得让我想化身复仇女神,不过除此之外一切都好。他找Uriel做咨询去了,可怜的小家伙,开飞船真是个容易让人神经紧绷的活儿。Anna劝我冷静,我自始至终都很冷静,你瞧,我完全可以不受影响地跟你交流感情。当然了,我很欢迎你安慰我几句,最好能再给个吻。


注:
① UNO是一款纸牌游戏,它的“罚下家抽牌+全员换色”功能可以叠加。
② 反人类卡片是一款字面意义上反人类的纸牌游戏。每一轮,一位玩家出示黑卡上的问题或不完整的句子,其余人用手中任意一张白卡回答。文中Crowley问的“你是如何失去童贞的”就是一个喜闻乐见的黑卡问题,网友针对这个问题po出过“美梦成真基金”、“William Shatner”和“魔鬼本人(The Devil himself)”等白卡XD

评论
热度(19)
2016-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