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ifer】向高处 章九

本章有详细的bottom!Lucifer描写,全文请移步随缘

另有轻微的Anna/Ruby,我爱这对发自真心

让大家久等啦;w;想回顾前文直接戳文后“向高处”的标签即可


九.

没有谁的生活一直意义明确、跌宕起伏,在他受邀参加伊卡鲁斯1号的大家庭派对前一年,Sam在军方实验室、餐厅和床上度过日日夜夜,其中很多细节都选择性遗忘,他甚至没有时间进行电话性爱。有一回他和Jo下竖井检查备用能源的时候差点栽下去,要不是姑娘及时揽住他的腰,他就得尝试一回据说刺激非常的安全绳蹦极跳了。

总的来讲,Sam乐于将属于自己的时间压榨到接近于零,尤其是想到他们负责维护的动力系统也将保护Lucifer。他们的关系很早就公布于众,伊卡鲁斯的公关团队曾发推表示支持,也许真正的考量并非推文中表明的政治正确,而是类似传说中罗马将领默许军人之间发生肉体关系的原因:至少为了彼此,他们更卖力地工作。谁知道呢。

Lucifer的假期也越来越少,这意味着Lilith更经常地去他家里帮忙照顾花草。尽管将她和园丁的角色联系比肉眼观察第四维度稍轻松一点儿,Sam还是难以把她浇水的画面视作现实。“我和你的命中注定一样,虽然看上去是金发大混蛋,内心却有深色头发天才书呆子的温柔一面。”他们第一次在Lucifer的温室偶遇时,她一边用戏剧腔解释,一边朝他挤挤眼睛。

收到派对通知后,即他们最后一个短假的头一天,Sam拜托Jo把他载到最近的灰狗车站,婉拒了去她母亲的酒吧里小饮一杯的邀请,并在同事不可置信的注视下踏上当天开往西海岸的第一班巴士。当他睡眼迷蒙、灰头土脸地,裹得跟两大只狗熊抱成一团出现在Lucifer门口时,房门已经推开一半,屋内从门外看漆黑一片,好似有什么邪恶的秘密潜藏其中。这诡秘的氛围和布景让他想起尤金.阿杰特①,Lucifer挺喜欢的摄影家,好像也是Lilith的最爱。因此毫不意外,藏在阴影里的魔法生物是Lilith,她的脸上挂着欢迎的笑容。很明显是欢迎的笑,因为Sam没有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打寒颤。

他脱下羽绒服和大衣,因为屋内的暖气满足地叹气,Lilith在同时递给他一个包装袋。“以防由于各种原因他今天回不来。明天聚会请务必穿上这套惊喜大礼,不然下个月我借你男朋友的暗房就要交钱了。告诉他我把礼物完完整整交到了你手里,什么破坏都没搞,好吗甜心?”她手捂胸口,用即使以她的标准来讲都有些夸张的高音说道,接着迅速消失在楼梯口前方。

他坐到沙发上,平复了一会儿呼吸,从白色西装西裤叠放的间隙抽出一张卡片。

“你会是派对上最夺目的,我的男孩儿国王。”

如果不了解Lilith对Lucifer的狂热敬仰,Sam会以为她在打印纸片的扫描件时动了手脚。如果他对自己诚实一些,就会在面部发烫到想再脱衣服之前意识到自己想入非非。

Lilith无声息地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你的脸红得可爱,我可以请你做模特吗?摄影题目早想好了:《魔鬼和他的男孩儿国王》。”

Sam将卡片收好,干脆地否定。

“真伤心。”她一边愉快地说,一边穿戴出门的衣物。

“呃……也许Ruby不会想看到你贴我这么近,又用穿丝袜的姿势整理靴子?”

Lilith站直身体,有只长靴的拉链只拉到一半。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她难得真心地叹气,“我们顶多算是偶尔上床的损友。”

“哦……”

    她轻哼了一声。“放松小子,至少我没有介入你和Lucifer的打算。而且就我所知,Ruby现在的问题是他妹妹,离伊卡鲁斯发射的日期越近,她就越患得患失,她不可救药地迷恋着理想化的红发辣妹天使好多年。你不知道她们是高中同学吧?同一个女子篮球队?哦天,你绝对想象不到篮球队员之间能发生什么。”她的语速极快,“帮我个忙,明天替Ruby跟Anna Milton问声好?”

Sam点头。目前他没有消化信息、衡量利弊的精力,好在Lilith故作正经的语气明示他日后可以毁约,她绝不追问。Lilith伸出手,在Sam以为她会摸头而躲闪时拍拍他的肩膀,抛个媚眼,弯身扣合尚开的拉链,从衣架上取下挎包和车钥匙。

“Ruby只能从我身上看到与她匹敌的疯狂,你遇见Lucifer太幸运了。” 她大步迈出客厅,将Sam的道别声狠狠关在屋内。

他想着Lilith的话入睡,一开始有点窃喜,再来陷入无牵扯的单纯感伤,纯粹是因为自觉不再年轻,最后踏踏实实地进入无梦之乡。后来,Sam从狂风下树干的悲喊和眼皮外骤亮的灯光中醒来,呆愣地眨了几次眼睛,随即明白真正唤醒自己的是食物香气。他试着挪起身体,但四肢已经和沙发长到一起了。

那个面部位于他上方、让他差点热泪盈眶的人影轻声叹息:“你又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以为我们小别后的第一句话会更浪漫。”Sam咕哝着抹了把脸,接受Lucifer的帮助,拽着他的肘部由瘫变坐。诚然,他极感动,但他早就有这个感觉,或者说和宇宙赌一把的热情,Lucifer今晚会赶回他们的家。

“是你的问题,如果你睡在床上我肯定会说点别的,当然这不是说沙发不可以,只是差不多一年没见,卧室从舒适度和严肃感上都略胜一筹。另外,从你把那套西装收在床头我可以看出,你很喜欢我的礼物,但愿你也会喜欢其他和今晚有关的事。”Lucifer面不改色地说。

“我的天你一点都没变。”Sam捂住双颊,嘴张成O形,呈低配版“呐喊”状。他打心底感谢Lucifer一本正经的性暗示,方才思绪摇摆于睡眠、沙发和重聚时自发的不真实感因之荡然无存。

“只是一年而已,Sam。”对方的语气柔和,“未来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我们注定分别,但我相信深空也不会改变什么。”听到这里,Sam打算抿平嘴唇,因为他实在不清楚这句话的重点或者暗示。而Lucifer看准时机靠近,轻按住他的手掌和脸颊的一点皮肤,吻了上去。这短暂一吻唤醒了他对温度和气息及一切的敏感,两秒钟后,Sam已经足够清醒去忽略刚才不合时宜的疑问,去加深、加热这个本来蜻蜓点水似的欢迎礼。

“先吃饭。”Lucifer突然用力按住Sam的双手,向后退,然后让指肚慢慢、慢慢滑下他的手背,在Sam思考是否应该把脸埋进手里的当儿隐身于楼梯右后方,那儿是间从外面看很像储物间的小厨房。

Lucifer不轻易下厨,比起他常说的“消耗时间”,Sam一向认为,真正的理由是他的菜太好吃,以至于每顿都做成为了对珍馐的侮辱。于是Sam在有点过分的兴奋驱使下把脸埋进了手掌。

“炼狱里的鸡蛋②。你可以进去洗手,顺便把羽衣甘蓝沙拉和牛油果意面拿出来。”Lucifer行云流水地一手布置桌垫,一手轻放炒锅,语气不以为然。

“遵命。”Sam吞下唾液,由于起身过快而一个不稳摔回沙发。Lucifer挑起两边的眉毛,目光烧穿沙发背,轻搔过他的四肢百骸。“你真的很喜欢沙发。我需要重新考虑欢庆之夜的场所吗?”

“随你喜欢。”Sam觉得他全身都在发烫,这回想站稳并不比刚才容易。

全文

评论(2)
热度(15)
  1. 风行维谷鹤千行生石花之境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终于更新了!互攻党表示居然有路西受简直死而无憾【躺倒在地】
© 生石花之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