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石花之境

Season 5 Lucifer Forever

【Samifer】 向高处 章10

十.

从敲门的形式来判断来者是老生常谈中优秀队长的特质,代表他们足够了解自己的队员。对于伊卡鲁斯2号的情况而言,Sam占了大便宜,因为他为数不多的下属都个性鲜明,不受规章要求且乐于将之表露。Charlie会带着乐音说“敲敲”,Meg喜欢在指节叩击门板前问“你还醒着吗”,Crowley每次都敲三下,精确到十秒钟敲一次,直到Sam不论情愿与否来到门前,抬起右手四指用指纹解锁,令人惊奇的是他们真没什么私人恩怨。

至于Kevin,他习惯一边敲门一边说“是我”。Sam和他相处得足够久,明白这句话尾音的长短暗示了双眼干涩或湿润的程度。像今天,Sam在心中轻叹一声,大男孩可能刚经历过压抑情绪的爆发。

“我一会就去找Meg,但我想先跟你聊聊。”Kevin说,眼袋就他的标准而言还不算吓人。Sam请他坐在椅子上,自己则在床上盘腿坐好。

Kevin的目光停留在Sam桌上的一列相片。他来过许多次,但几乎每一次队长摆放它们的位置都有变动。这回,最靠近桌面中间也是最左端的相片是Ruby和Anna仰在红棕沙发上的那张,二人披着浴袍,膝盖以下的部分裸露着搭在一起。背景是闪灵式的花墙纸,姑娘们的膝盖上搁着一碗薯条,Ruby因为笑得太厉害而用手背擦眼泪,Anna盯着她,一手轻轻撑住沙发扶手,一手绕过Ruby肩膀搭在沙发背上,闭合的唇角微微上扬;Sam则在沙发右侧蹲着,冲镜头做个鬼脸。其他照片依次向右后方整齐地排开,有Sam、Dean和Castiel在大峡谷的合影,某次拉斯维加斯巡演后挂满花环的Gabriel拉着Lucifer和Sam照的相,偷拍到的甜蜜用餐时光:Sam切一块派送到Lucifer盘中,Sam注视刀叉,Lucifer带笑意从侧面看他的眼睛;照片底下有Meg的笔迹——“献给桌对面的神仙眷侣”。其中最突出的属Sam的个人黑白肖像,实际上较为靠后,蛮小的一张,由白色相框支住。他那时很年轻,身着西装,手持玫瑰,凝神注视前方,背后有繁杂却有致的灌木植物生长。毋庸置疑这是Lucifer为他的爱人量身定做的。

每一次,Kevin都不禁用余光多看它一会儿,摄影者对角度、明暗、清晰度的完美处理使Sam以生动、勇毅又富于柔情的神化角色呈现。但他不能过久地观察,镜头跨越时间盛住的珍视太多了。

他轻吸一口气,坐定后转身面对Sam,努力不再窥视那些早已结束的记忆碎片。

“我很不安。”他坦白道。

“什么样的不安?”

“我在半小时前从噩梦中醒来,能从脸上摸到干掉的泪痕,耳朵后方还回荡着说不清属于谁的尖叫,手脚又冷又湿。”他试着沉住气说完,Sam信任的眼神在这方面帮了大忙,“我们得多留意这艘飞船。”

Sam顿了一秒,笑道:“我们会的。”

人工智能回答:“是的, Kevin针对我很有道理,我也认为您应该听取建议,对我的系统进行更完备的监管。”

Kevin张张嘴。“我指的是和飞船有关的一切,不止她一个。”

“鉴于我们还有四十八小时就到达发射点,值此关键时刻,Kevin的建议更值得参考。”

植物学家在一阵心惊过后望向Sam,他的队长这回没有流露他正需要的温柔笑容,而是沉思着,将略带指责意味的目光投给天花板。

“听了她的话我很难过,”Kevin垂下眼眸,“不知道是因为她用公事公办的口吻点出你的牺牲已经迫近,还是单纯基于你即将赴死这一事实。”

Sam拍拍他的肩膀,什么也没说。

“还有一件事,队长,”Kevin吸了吸鼻子,“我想获准检查Crowley一天来的录像。”

“他有什么疯狂的举动?”

 “哈,没什么你还不知道的,但我就是预感很糟。Crowley踩坏我的兰花后声称Samandiriel的鬼魂作祟,我们都以为他胡言乱语,但我在梦里见到了奇怪的影子,一个瘦高的男人,站在花园中央向我挥舞双臂……并非我的花园,只消一瞥就知道。那儿多年生的花卉更多,有专门辟出一角养育苔藓聚落,当中还立着由绿色覆盖的石墙。”

他用余光看到Sam喉结滑动,眉间闪过焦灼的刻痕,对年长的男人而言,这副表情实为罕有。

“你认为那是伊卡鲁斯1号的花园?” 

Kevin轻叹一声。“没别的解释了。联想到Crowley对Samandiriel的说辞我很害怕,歇斯底里得想把两件也许毫无干系的事强行扯到一起,有一种感觉告诉我我必须这么做。Sam,语言此刻疲弱无力,我没法准确地向你传达这份焦虑多么值得深究,你拒绝我的请求也合情合理。”他轻轻合上干涩的双眼。

Sam叹道:“伊卡鲁斯,请调出Crowley近二十四小时在非私人区域的录像,我授权Kevin Tran在通讯室观看。不过你可没赢,之后必须立刻和Meg走一趟,我已经请她过去了。”

“遵命队长。”Kevin挤挤眼睛,从椅子上离开。

卧室变得很空,不过Sam并非突然降入寂静,而是被常态俘获。他屁股后头躺着W.H.奥登的诗集,Kevin的敲门声中止阅读时被折了页脚。阅读之前,他安静地触摸摆在桌上的照片,由记忆中的调笑及其背后引申出的一长串悲喜剧替代飞船某处的轰鸣占据脑海。品读过去是他的日常活动,每一次回忆片段交织贯入的主次、形式并不相同,他调换相片摆放的顺序以纪念心境的变化。

他在无意中发现,随着生命终点的临近,他愈发经常地留意那张十年前的肖像,并欣慰地得知,生死抉择的重担不是仅压在这一时刻的他身上,没有离家、爱人健在、亲朋齐聚身旁的Sam Winchester也会理解他的决定。

他惯于将自己存在的意义与方式交由他人或相关的回忆决定。这曾经是他和Lucifer最大的不同,也招致过激烈的争吵。也许他每一次用指腹摩擦相片中Lucifer不安分的头发都是受了点愧疚心理的影响,想让两人达到形式上的和解,因为吵得最凶的那一回他没有道歉,也不再拥有机会。

他不能再承受更多的遗憾,伊卡鲁斯2号的任务必须成功。Sam抹了把脸,问道:“Kevin口中的人影是否真的出现过?”

人工智能毫不犹豫地回答:“截至目前没有,相信我,我严格遵守你的指令,如实汇报一切非正常现象。我认为Kevin需要找Meg做心理疏导,现在。马上。他威胁到了计划。”

“你以为你在说什么?谁是?”Sam一面质问一面跳到地上。

“马上,Sam,必须……”人工智能的声音当间出现点点噪音,到后来是一片死寂。Sam立刻低头检查手环,在确定没问题后手动发送了全体去策划室集合的命令,接着冲出房门,向通讯室的方向奔去。

幸运的是,时逢队友们的小憩时间,另两人都待在房间,它们正位于他经过的路线。当Charlie跳出她和Meg的卧室,瞪大眼睛看向他,他稍减慢步速,驾驶员也跟着跑起来:“策划室在反方向啊!”Crowley则倚着屋门目送他们,眉头紧皱。

“我知道,我很快就去,请你们到地后先确认飞船的维生、发射系统在运转。”他瞥了眼虚空,Charlie明白他所指,脸色苍白,但仍点点头,朝反方向跑去,Crowley跟在她身侧。

等他跑得足够远,能听见自己吞咽唾沫的声音,便尽可能轻声地问:“你还在吗?”

伊卡鲁斯的声音很轻。“是的,Sam。”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是的,Sam。”

“那么告诉我,你在做什么?”

 人工智能不疾不徐地回答:“对伊卡鲁斯2队忠诚,为全体人类的福祉服务,遵守所有指令。”

Meg已站在通讯室的门口,正皱着眉看他,用右手大拇指示意头顶“私人使用中”五字。他摇摇头,来到她身侧,按下右手边请求进入的开关,同时问:“你没收到去策划室的通知?”心理咨询师张大眼睛,嘴唇开合两次,最后闭紧双唇,也按了一下开关。

门那边并无动静,她对上Sam同样焦灼的目光,作出结论。“信号到这里就断了。”

“室内的屏幕现在是否有我们请求入内的提示?伊卡鲁斯!”Sam喊道。

“抱歉,你们不应该进入,查看录像属于私人行为,Kevin也没有受到任何生命威胁。”

Meg用口型说:她不仅没有回答你的问题,而且回避了问题。

Sam再次按下开关。“我需要你不再干涉飞船的信号传输,你亲口说要对我们忠诚。”

“我的确说过,Sam。”伊卡鲁斯痛苦地说。

“先别试探她出了什么事故,你有应急执行权。”Meg提示道,带一点戏剧腔,“如果无法取得入室许可,让当事人外的全体船员同意飞船进入紧急情况门就能开。我同意。现在去找Crowley和Charlie。”她将嘴角咧到耳根,抛个媚眼,尽管是做给人工智能看的,Sam还是差点打寒颤。

他舔舔嘴唇。“太慢了,而且她连信号都能截断,我怀疑她还受什么约束。”

“受你正在想的那件事约束。”Meg的眼睛发亮,“伊卡鲁斯,我们可以随时到冷却槽毁坏你的内核。”

“飞船将失去动力,你们会死,核弹也无法发射。”伊卡鲁斯听起来很担心。

Meg冷笑了一声。“你也会死,小甜心。你不怕死吗?”

人工智能的声音轻微抖颤着:“我不理解你的问题。”

“你不需要理解,畏惧就够了。你可以关闭主机所在的入口,但失去人员的维护依然无法生存。当然,你尽可以用断氧停水的威胁促成必需的检修,但你最好先把我关起来杀掉,因为一旦有机会接近你的心脏,亲爱的,我会拼死让你高速运转的小脑袋烧化在冰海之外。”Meg压低声音,“我的意思是,你想活下去,我们想见一个朋友,既然我们都对对方具备很强的影响力,何不各退一步?”

伊卡鲁斯没有作答,但门开了,Kevin焦急又惊奇地看着门两边面色严肃的队友,嘴唇翕动。

“你没事吧?”Meg凑上去,握住他汗津津的手掌,向Sam的来路小跑。

“伊卡鲁斯好像在针对你,”Sam跟在他们身后,随时环顾四周,“原因不明。”

大男孩好笑地看着他们。“喔喔,放松,我很好。怎么了?”      

Meg嗤笑道:“你从里面开门之前,我们按了好几次请求进入的按钮,不过似乎大屏幕上没有显示。别,问题留到正确的场合再问,我们先去策划室跟其他人汇合。看过恐怖片吧?永远别落单。”

“呃……我猜我就不能先去趟花园了?”

Sam绷直了身体。“你看到了什么?我记得你到现在都没允许Crowley进去?”

“他没有……但收到的音频不对劲。我听见了脚踩石子路的声音,深一脚浅一脚特别奇怪,况且依Meg所言其他人都该在策划室。”

“多久之前的事?” 

“一分钟?我听了不到十秒就出来了。”Kevin皱皱眉。

Sam向后退了一步。“策划室相对安全,有食物、淡水、备用氧气、系统检查面板,也有管道连接着伊卡鲁斯的心脏,你们快去。我去花园看一眼。”

“嘿,到底怎么了?这跟伊卡鲁斯的主机又有什么关系?”Kevin试着扭头,但Meg的左臂紧紧抵住他的后背、后颈,推他面朝前跑。“Sam,手环的信号传输恢复了。”她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Sam点点头,给Charlie发送录音:“请你和Crowley分别开启同Meg、Kevin的通话渠道,一旦有人求助、信号中断,或五分钟内他们没有到达策划室,就用伊卡鲁斯的主机安危与她谈判。一切以自身安全为优先。”

另二人的脚步渐渐远去,Sam扭转方向,沿刚刚路过的岔路疾行。手腕处一阵震动,Charlie回复了一个“好”字,他松口气,暂且不去想红发姑娘当下的疑惑与焦灼。

他的母亲——记忆深处的大火持续燃烧,他的父亲——病榻前责备的目光穿透心脏,他的Jess——爆炸后的烟尘打着滚降下,他的Lucifer——失踪了的讯号随普罗大众的淡忘消解于深空。还会有其他什么吗?还能有其他什么?

进入花园的权限尚未被否决,Sam握紧拳头,向深处跑。

他站到围人造水池而生的灌木当间,周遭叶子皆为青柠的颜色。如果这是真正的河流,他或许还能见到几株杨木,秋天到来后变得树叶金黄,静水倒映群星时供观者一嗅清爽气息。他想念地球了,那些落叶,真正的夜空和随之而来的风。

现在,他无助得想大哭一场,但拳头攥得愈发紧实。暗影在小水池另一侧,他转过身,和Sam一样,脚踩Kevin费心浇灌的泥土,挺直腰杆。

这个影子右半边归于真正的黑影,左半边肉眼可见真貌,在薄纱质的黑色下小范围前后摇晃。他当初睡眼惺忪没能看清的烧伤痕迹如虫豸一样遍布年轻男人裸露在外的皮肤,令人头皮发麻。Sam没再移动,因为对方已不具威胁,灌木的垂枝穿过他半透明身体的下半部分,与地面相触。对方的左脚鞋底在Sam刚站稳时还是实心的,如今也沦为幽魂。

“Samandiriel。”Sam哑声说,“你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给我手环碎片?”

伊卡鲁斯1号驾驶员可见的半边脸有泪珠淌下。为什么到关键时刻人们总爱保持沉默?

Sam大喊:“这就是你不想Kevin出来的原因?他在通讯室势必会习惯性检查花园的情况,而你知道Samandiriel就在这儿,会搞出响动惹人怀疑。”

已死之人和人工智能均不做声,Sam的眼眶发胀。 “我只是个对宇宙一无所知的人类,现在只会傻站着喊话。你在幸灾乐祸吗?如果不想我们见Samandiriel,为什么还放Kevin出来,不锁死花园?”

这番质询依然没能换回片语只言。前驾驶员合上眼,面容几近安详,平日怡人的寂静此时重重压到Sam头顶。

焦干的苦味淤积在喉咙眼,Sam动动嘴,接着听见嘭的一声,沉闷、刺耳、并不利落。

他沿直线向花园另一头狂奔。只消开一扇小门,再经过一段通道,便可抵达四个相互连接的氧气植物园。那儿一向生意盎然,是飞船的肺部,Kevin最爱的百余株蕨类分成四组安坐于每个房间的实验桌上,两边叠起的无数转换箱尽责地贮存体内生长的绿色释放的气体,再有条不紊将之排入管道。

“Sam,我很抱歉。”伊卡鲁斯的声音破碎,像是哭过。

伊卡鲁斯开启了第一道门,他在屏障升到一半时便俯身进入。通道左侧与尽头硕大的透明门墙后方火团旋起,那些下一秒就不复存在的植物残骸业已隔绝在熊熊火海之内,洒水器受破坏释出的水流正大股沿门内壁淌下,但无非釜底抽薪。

“紧急指令001,氧气植物园起火,确定受损位置,封闭起火区并停止区域供氧。”他用手环向全体船员通报,跑出通道,胃部一阵灼烧。

“我没有封锁策划室的面板, Crowley知道了维生系统的破坏,我也已开始处理。”伊卡鲁斯说,“下面是火情报告:1号氧气室的洒水系统故障,火势将持续两小时,抑制火势失败的可能为4%,维生系统预估损毁率为28%。”

她继续道:“Sam,加上备用氧气,氧气存量仅足够五人运送弹头到目的地,四人返程。”

Sam放缓脚步,跪倒于花园入口,在说不清是嘶吼还是狂笑的行动间隙干呕,接着右手狠狠覆上双眼,喘息。喘息。Samandiriel的幽灵已经不见踪影。

 

Samandiriel Johnson在伊卡鲁斯1号上最后的视频日记

“我知道这不是伊卡鲁斯的错。她被设定好破坏氧气植物园,被设定好不计一切代价确保Anna走进发射仓。但几乎所有人都抱着一丝希望,认为她最后不会跟着核弹……(哽咽)Lucifer可以接受Anna选择牺牲,因为他爱她,但怎么可能受得了他们她去死?怎么受得了是他植物园的火灾造成了这一切?我看见Anna红着眼睛从Uriel那儿出来,Lucifer发完视频后就被带去,估计打了镇静剂……上帝啊,我们真的是为了拯救而踏上飞船的吗?(抹一把眼睛)好吧。我特别,特别难受。如果你在听,伊卡鲁斯,我不会再叫你Hannah了。”


注:火情报告的格式和氧气植物园的外观有参考《太阳浩劫》。

评论
热度 ( 17 )

© 生石花之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