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石花之境

Season 5 Lucifer Forever

当我想起你

 

雪水推动城池流淌

护城河闻了六百年炊烟

战火吹灭过院墙的红色

院中槐树皱皴曲折的皮肤

幼儿用手掌把它很仔细地触摸,

再捡拾一整个秋天的灰色羽毛

我不是这个孩子,但他最爱的鸽子

曾遇见教我唱歌的大雁,

它飞过河畔的细柳,城垛

红色的灯笼,落有我们的指纹

点亮时融化两座古城间的积雪。

 

地图绘出我们到达的城市

之间由彩线织出细密温热的网,

每一个可能存在的孔眼

贴上书写诗意的便条,收入

播进瓷片的红砖,黑白照片,以

冬夜旅人命名。当然还有眼泪、

倦怠、自造的牢笼、执拗的叹息。

也别忘了每个世界的蛛丝马迹,

你头顶的水草差点缠住我笔下

男孩的腿,我爱上了巧妙的叙述方式,

正如倾慕你和使一切开始的故事。

 

写诗的星星淌出炽热而鲜红

文字,蜿蜒流经台灯与杯盏

饮血的猎人,狩猎的精灵,或向

他求寻一只猫的女巫,传递密码

信使是远空的鸟群,近林的溪水,

我留下的你追逐的我跟随的脚步。

一小团月光悬停在你头顶,还需

博物馆中的蝴蝶抖一抖铅笔灰

扇动翅膀,创造腹部的飓风、记忆、

温度、柔软、勇气、可爱、神秘。

洒落宇宙的物质得以聚为月球。

 

劲风为北迁的鸟儿吹起*

径流轻缓唤醒冬眠的蛇

落叶迷失冬季后亲吻春泥

慷慨如同引领流星的年轮。

我感到更多的意义,以及

欣然生长的生命。各处的记忆苏醒

孕育线索与契机。一个害羞的诗人

也玩起文字把戏,诉说她胸口火焰

如何跃动,如何静息,如何迟来,如何早到:

总是、并未、抱憾、欣慰,

你的双眼揭示不属于一个人的解答。

 

星星的棱角偶尔生冷扎人

你用手背将她抚平。

大雁的歌有关异乡与奔跑

她会在某一天唱给你听。

 


*出自:

An Eskimo from Barrow, Alaska, told me the reason spring has such fierce winds is so birds coming north will have something to fly on.

--Gretel Ehrlich, Looking for a Lost Dog

真美的句子,和你一样~

评论
热度 ( 12 )

© 生石花之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