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石花之境

"Love is power, and it will never be done with you."

© 生石花之境

Powered by LOFTER

【主警探组,剧情向】天使在底特律(章四)

说明:本章含轻微的Markus/Simon和RK900/Gavin,斜体字在这里用下划线表示。


4. Interlink

“我打赌你一定很失望,我是你醒后见到的第一张脸。”诺丝说。尽管膝盖距地面的高度不同,她和乔许都大致盘腿坐在地上,这已然成为耶利哥的外在标志。

康纳躺在货真价实的床上,没穿衣物,床单只从胸口垂到膝盖,他不禁倍感赤裸。不过,他需要额外的动作以测试机体的行动力,便索性坐起来,床单落在胯部,开始检查环境。看似自相矛盾的事实是,屋内只有一张床,而他确实身处模控生命的大楼。

乔许转转脖子,确保康纳看见他的微笑。“这里以前是保洁中心,经过简单的翻新后,我们最大限度地将不希望在实验室或手术台上醒来的伤者安排在此处。”

“谢谢。”与人类不同,他的诞生之地冰冷且雪白,是张垂直于地面的平台,他在那儿得到猎杀同胞的命令。兴许所有的仿生人都厌恶关于出生地的闪回,但对康纳而言,这类片段的清晰度几乎影响到软体的运行。

他缓慢地眨了一次眼。诺丝已经起身,背对他,正与谁远程交谈。

“汉克在哪?”他看向乔许,“汉克.安德森?”

“他刚刚和赛门从收容所回警局,就是你们要调查的那个。”

“赛门?”

乔许属于少数了解康纳反感他人进入其思维殿堂的人,当然,他并未追问过原因。他开口前笑了一下:“赛门去收容所帮过忙,孩子们喜欢他,马库斯认为他能为你们获取更多的线索。”

“他也让你们过来了?”

“他不能‘让’我做任何事,”诺丝转过身,“我们的班次刚结束你就被送进来。非常英勇。但你的蓝血起搏调节器损坏了一半?你他妈在想什么?”

很难分辨诺丝的冷笑的出处,但无论是讽刺还是气愤,至少她不再将他视作罪人了。

“我无意撞上枪口。”他斟酌了片刻,答道。

“把这话讲给你的心脏。如果当初你的邪恶克隆人被射中心口,你就完了。”

他试探性地按压心脏附近的皮肤层,不确定该对60的重要组件正在他体内运作的事实做什么反应。

“我得去找汉克。”他从床上跃下,诺丝眼睛也不眨,从身后取来他的制服,他检测到弹孔和自己的蓝血。

乔许的视线从康纳正在旋转的黄色指示灯上撤回。“卡拉还在外面等你,跟她打个招呼吧。”

“另外要留意你的心,那是系统性生产前的最后一颗。”诺丝朝他的前胸比划了一下,“不然马库斯的心脏也会遭殃,他对朋友有点过度保护。”

“难道你不喜欢他给你的新年礼物?要我说,防弹背心挺酷的。”乔许的肩膀立刻挨了一拳,从他吸凉气的程度看,诺丝几乎没使劲。“总之,我很高兴你没事。”他咬住牙关对康纳说。

卡拉在门外迎上他以后,乔许和诺丝就朝反方向走了。她对他点点头,示意他随她乘电梯下去。他们都刻意放缓步子,感受环形走廊的灰色在自己的注视下不断后退,沉浸在一种超现实的寂静中,这是康纳第一次像个主人似地走在这儿。

  “嗨,”她开口时严肃得像宣誓,“谢谢。卢瑟先带爱丽丝回去了,否则该由他亲口道谢。”

“那是我的职责,”他顿了顿,“也是我想做的。”

“我知道。”她咬住下唇的内侧,似乎不打算说下去。

“你们最近怎么样?”

“我们受过苦,现在好多了。”

“我很抱歉。” 

卡拉停在电梯门前,疲倦的视线越过她的肩膀,轻轻落进他的眼里。“我不知道,”她压低音量,尽管附近没有人,“从背后抓住我,迫使我们跃入车海的人曾经是你。”

“你不需要原谅我。”康纳诚恳地说。

“重点是我没有恨过你。我预设过许多种被追捕的场面,你们找上门反倒变得理所当然。”她干笑了声,算是结束了这个话题。

走入电梯后,康纳将手掌交握在身前,卡拉从侧面观察他。“你很紧张。”

“我不喜欢这里,”他坦言,“和它有关的回忆远非愉快。”

“哦。”她轻声说,朝他伸出手。康纳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她并没有与他交换记忆的意图,接过她手中的卡片。

“我们目前住在罗斯家,如果想找个人聊聊,可以尝试打这个座机。”

“谢谢。”

“抱歉,我之前不该说得那么轻描淡写。你做好了为我们而死的准备,不管你自认欠我们什么,那都太过了。”

康纳沉默了,和卡拉一样目视前方,仿佛打定主意将电梯门瞪出窟窿。他拒绝思考最坏的情况,同时好奇为什么电梯下降的用时如此之长。

他们握了手,卡拉临走前说:“你应该多留意身体,也为了你的搭档。他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非常焦虑。”

“我知道。”他立刻记起诺丝的话,想到他的确因为第一眼见到的不是汉克而深感遗憾。

楼外的天色已大不同于他记忆中最后的画面,呈现灯塔信号掺入夜间的海面的景状,令他感到与此地疏离。他不安地转动肘关节,深知无必要地再次自我检测,总算在约车时理清了不适应感的来由。他不太想直面汉克,宁愿在身后白色的长盒子中待一会儿。

还是划去最后一条吧,几分钟后他在陌生的车座上思考,我其实想见他。

 

汉克的第一反应是狠狠合上眼睑,再吃力地睁开。他从座位上起身,却没有向康纳走去。于是,接下来的几秒钟内,仿生人凭借他的天然优势完成了三件事:测算他们当众大吵一架的几率,感到恐慌,并迈入汉克的手臂可以够到的区域。

他的手掌按住康纳的左肩,下沉,再猛地向外推。他向后退了半步,汉克发暗的眼睛在他的视野中略作抖动,怒意晕开了。

“你甚至没管他们要件他妈的新衣服。”

他将舌尖的抱歉咽回去:“我只是……认为有必要先回警局。”

汉克的喉结滚动了一次,他指向自己的座位时显然憋着气。“坐。”

康纳照做了,对面,他椅子上的赛门挥了挥右手。

“晚上好。你的伤怎么样?”

康纳想起他们第一次私人的会面。其他三位领袖在隔壁轻声争执时,赛门以现在这种充满信任的口吻陈述,他无法代替任何人宽恕他,但他已经改变了。当时的社会氛围极压抑,耶利哥的核心却以近乎居家的方式同他打照面,正如近两天。

他感激地说:“我没事。”

“那就好。”赛门打算起身,汉克摇摇头,很自然地坐到康纳手边的桌角上。

赛门挑起眉毛,康纳的嘴角又向上弯了弯。

汉克侧过头,俯身点了点屏幕。他的男士发髻更清晰地映入康纳的视线,他很想帮他把不听话的头发梳进去。“谈正事。” 

“领养者确认序号时应该做了假,”赛门低声说,“相对应的机体已在去年的肃清中遇难。”

康纳撤回视线,开始检查代码。“所以,收容所有电子记录。”

赛门说:“但未与任何机构共享,目的是利用仿生人目前的灰色身份,保护这些新家庭的隐私。”

“查普曼只是普通的义工,不知情也很正常。”汉克补充道。

康纳皱皱眉。“这倒不重要。讲不通的是,确认信号是由本机体发出的。”

“这也是模控生命的反馈,”汉克听起来像要啐唾沫,“他们现在的负责人比你还喜欢道歉。”

“你在针对我吗,副队长?”面对汉克斜射来的瞪视,康纳掩去笑意,又比了个拉嘴唇处拉链的手势。

目击者称,那名写出RA9的男孩离开时,身边确有男性和女性仿生人各一名,均未取下指示灯。同时间段,有个相貌和芬恩相似的孩子穿过开血根草的花坛附近的古玩店,店主有印象的原因是他在一面上世纪初的梳妆镜前停了挺久。设计上,镜面由衣着带古典时期风格的女人托起,除此以外,那面铜制的镜子毫无亮点。

“目前还无法整合出市内停车的地点。”汉克回答了他未脱口的问题。

他轻合眼睑,重新模拟芬恩离家后的路线。大体上,他依然孤身一人,直到下车的公交站至收容所的某个节点,两名起死回生的成年仿生人接上他,再前往收容所接另一个孩子。等待时,芬恩在附近漫步,跳出花坛后走进古玩店,次序也可能相反。

“模控生命曾尝试远程操纵停机的仿生人,但项目夭折了。”康纳顿了顿,“那是卡姆斯基名义上主导的最后一项研究。”

“你觉得这种不成熟的技术流入了黑市?” 

“也许技术已经成熟,但卡姆斯基不希望它进入市场。”

“你还是要找他。”汉克叹道。康纳愈发地不安,出于歉意——他的坚持必定使搭档失望,也出于愧疚——他想记录拿指腹解开汉克眉间的结的感觉。

“我们需要他。” 

汉克跃下桌角,转了半圈,开口时几乎伏在康纳的耳畔。“这个混蛋已经离境,你真认为他是首要调查对象?”

“恐怕是的,”汉克的呼吸吹过的皮肤层开始发痒,康纳稍挪动双腿的位置,“我刚刚以DPD的名义给他发了邮件。”

汉克长呼了一口气。“你过分地信任他,我们迟早要吃亏。”但康纳明白,他已经动摇了。

他望向对面。“收容所那边有什么线索?” 

赛门将右臂横在桌面上,投来征询的目光。康纳按住他的整个儿手掌,像某种声明。

孩子是个JX300,日前唯一的东南亚裔男孩款型,他给自己取的名发音为Ji。他没什么朋友,基本可以确定,书桌上的RA9也为本人所写。此外,他常常自言自语:“我不喜欢这样。”

“‘这样’是哪样?”康纳无奈地问。

“我们只知道这些,信息总卡在最关键的地方。”

“那两名死去的仿生人之前被收容在哪里?”

“T2-80仓库,并没有丢失尸体的记录。我已经托朋友去查了。”

“你们本可以不帮忙。”康纳诚恳地说。

“算不了什么,这事关孩子,而且你们真的在乎。”

康纳点点头,他为赛门暗示的舆论环境感到难过,就没有强迫自己微笑。

赛门站起来。“如果有任何需要,请务必告诉马库斯。”

目前,马库斯仍是唯一与他建立长期联系的仿生人,有时康纳会好奇,究竟是这件事向朋友们暗示了他的被连接恐惧症,还是乔许和马库斯曾提醒过他们,导致了这个结果。

他将赛门送到门口,询问他晚上的打算。

赛门看了眼头顶的雨云。“我要和马库斯去看望卡尔。”

“他还好吗?”

“倒没有恶化,他今晚想谈遗产的事。”

康纳睁大了双眼。“我很抱歉。”

“你真的很喜欢道歉。”他苦笑道。 

“我也喜欢为别人高兴。至少在这种艰难的时刻,你和马库斯拥有彼此,卡尔也有你们。”

赛门突然抱住了他。他和马库斯一样,喜欢用单手,同时还得讲些箴言。

“对自己好点。”他郑重地说,“现在回去吧,别让你的搭档等太久。”

 

汉克显然更紧张,尽管第一次坐在屋子另一端,由RK900做笔录的人并不是他。把门带上以前,他始终盯着从座位上回头看的仿生人。

“他的保护欲很强。”RK900转过头说。康纳没回应,快速地落坐。

而他打定主意找个破冰的话题。“你感觉如何?”

“我没事。”康纳撒谎了,“我看到了红冰案的报告,恭喜你。”

“你们也帮了忙。”他将嫌犯的照片推给康纳,“你的进展如何?”

非常混乱,我感到无助。“显而易见,不像你那么顺利。”

RK900不动了,他的指尖尚未离开照片。中止呼吸和小动作,目前还必须靠这些来掩饰的呆板完全暴露在外,像个机器。康纳等了眨一次眼的功夫。

“那么,我不希望耽误你的时间。”RK900再次将手臂伸长。他尝试关心他人的时候很笨拙,毕竟盖文、汉克和他都不算好老师。

“我并非出于你想的原因而未与你连接,只是仍对阿曼达心有余悸。”又一个谎言,他也对更优秀的继任者心有余悸。

“我十小时前检查过,她不在。” 

“我知道,但不意味着我能停止担心。”

RK900沉默了。他们交换了信息。

“在你看,这起犯罪和儿童失踪案有关吗?”察觉到他在匹配仇恨组织和失踪者的关系网,RK900问。

康纳皱眉道:“即使有联系,也不会是组织上的。他们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动员成功,正是由于名义上温和且正当的目的:阻止仿生人自我修复,让我们‘自然地灭绝’。绑架孩子不能使他们的事迹可视化,从而扩大影响力,更与首要议程的温和性相悖。”

“温和?”RK900扫视他夹克上的枪眼,“正当?”

“名义上的。”

RK900深吸一口气,手指在大腿上有规律地敲打。非常盖文的动作,往往意味着不安。

“你可以有话直说,”康纳试着活跃气氛,“你是问话的人。”

他不再敲腿了。“我希望与你建立长期的联系。像今天,假如我在附近就可以支援。我们将更频繁地合作,从策略上讲早该这么做。”

康纳想象灰色的、冰冷的眼睛映在他眼中。不是他套住RK900,而是反过来,和60的蓝血起搏调节器不同,他无法控制一个灵魂的回音。

他接着想象血泊中的汉克。

“好吧。”他轻点太阳穴,交出了镇守思维重地的魔符。

>>>连接中……

>>>已连接RK900#313 248 317- 87。确定为非长期连接?

>>>确定为长期连接。

“谢谢,”RK900满意地说,“我们出去吧。”

“我有个问题。”康纳在起身时说,“卡拉和卢瑟回底特律是为了更换损坏的生物组件,爱丽丝呢?”

RK900回答得很刻意:“监护人说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加拿大。” 

“你应该也扫描过她,她的情况绝非乐观。”

“冻伤。”RK900肯定道,“想必去年他们是通过底特律河偷渡的。”

“小巷里,我被击中前,卡拉积极地告诉我此行的目的。可以看成一种示威,也可能是心虚。”

“你认为他们隐瞒了带爱丽丝来的用意。”蓝色的指示灯稳定地旋转,“没有申请与YK500相容的组件的记录。”

“因为并没有库存。”康纳接着他的话说,后脑一阵发麻。

“日后取证时,如果有异常我会立刻通知你。”RK900起身,同时朝他口袋的方向歪歪脑袋,那儿收有卡拉的号码。这个傲慢鬼。“既然你认为有必要,就该尽快行动。”

“现在不是恰当的时间,他们没精力再回答问题,遑论讲真话。”

“这就是你和我的区别,”RK900就事论事地说,“你是个谈判专家,我是个杀手。” 

在门外,盖文已经挤到汉克身前,看起来失望远超于愤怒。“你们没有互相踢屁股还花了这么久?”

“相信我,我最想踢的不是康纳的屁股。”RK900扯了下嘴角。

“你他妈说什么?”

“你的听力应该没有问题。”RK900朝盖文使个眼色,径自离开了。

“操。”盖文说,追上去的时候撞到汉克的肩膀,这次不是故意的。

汉克无力地望向康纳,好像被盖文撞得泄了气。不过,他还是强打起精神,挥了一下胳膊。“走吧,我们也该去干活了。然后得好好谈谈。”

评论(5)
热度(19)
2018-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