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石花之境

Season 5 Lucifer Forever

【授翻/ChrisxWesker】After Dark/长夜将至


作者:entanglednow

译者:泰冷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2928

分级:PG

概要:直升机在小镇数英里以外坠落。

译者注:一年多以前的翻译,从随缘搬到这里给话题赠一点热度,献丑了。这篇短文很美(我也不太相信自己会用“美”形容这一对的文),可惜我功力有限,无法百分百还原原文氛围,欢迎戳原链接并为作者点赞。



飞机碾入山的侧棱,力道之强使克里斯猛地撞上驾驶员座椅的椅背,威斯克伸出的手臂是阻止冲力将他直拖至前方进而一甩而出的唯一保障。他感到撞击带来的爆裂般的疼痛,它使他由于膈肌狠狠痉挛而难以呼吸。

世界断裂成片。他记得身体被拖拽在金属之间——被用力朝高处拉直——蹒跚行走于起伏不平的地面——巨响隆隆。直到他背靠树干坚硬的表皮向下滑坐,世界都毫无焦点可言。他指定撞到头了,因为它在流血,流动迟缓而明亮的红色液体淌下他的侧脸。

威斯克仍在移动他,他停靠在他脸上的手掌是温暖的,他的身影挡住太阳。

“克里斯,跟我说话。”威斯克要求道,克里斯一直是个好士兵。

“咱们别再这么干了。”他挤出几个字,说话让他的全部牙齿作痛。

威斯克轻呼出一口气,兴许这标志着如释重负,他小心地向上牵动他的头部。这一行动使他再次耳鸣时他抽身退避。他发出嘶声,眯细双眼,而此举没能帮助他分毫。脑震荡——他向上帝祈祷他不会同时感到恶心。

一次漫长、古怪的停顿过后,威斯克取下并转动墨镜,将它扣上克里斯的鼻子,接着仔细地向上一推。它带有威斯克面部的余温,比看上去更重一些。克里斯尚未好好观察他的眼睛威斯克就背转过身,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上一次看见它们是什么时候,它们又是什么颜色。

“飞行员?”他问。

“不在了。”威斯克简短地说。

“收音机?”

“也不在了。”威斯克头部前倾,造型完美的头发有分散开的趋势。克里斯无法从他的角度看到对方的眼睛,只能捕捉到他睫毛的轻摆,以及他颧骨的曲线。即使透过深色镜片注目,他的脸看上去也出奇地一览无余。他正在移动克里斯的手臂,扯开潮湿的衣料,他感到浸血的织物从一处伤口上剥离带来的刺痛,在此以前,克里斯甚至不知道他伤在别处。

威斯克抬起手指时它们是红色的。

“为此我需要一些工具。”这几乎称得上一个道歉,克里斯不解其意。直到威斯克从他的裤子里掀出衬衣。克里斯稍向侧倾以便对方触及他汗衫的白色棉料。他一把撕下一条衣料,再一条,有那么一会儿他的指节压入克里斯裸露的胃部。“我并不擅长急救。”这是一个平静的坦白,威斯克本人似乎为出此言而感到惊讶。

当他从皮带处取出水壶,克里斯阻止他旋开壶盖。

“你真想浪费水?”他问。

“我没有。”威斯克坚定地说,克里斯很清楚他在暗示“你是个笨蛋。”威斯克摘下手套,冲洗伤口,然后仔细地包裹伤处。他扯断尾端,系一个结。

克里斯小心地检查处理后的伤口,与此同时威斯克将皮制品套回手指。

“我能走路。”克里斯将一只手掌压向岩石,借此撑起身体并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在夜晚降临的时候。”毋庸置疑威斯克没有就此争论的意图。克里斯小心翼翼地重新调整姿势,他没有掩藏感激之意的打算。

太阳落山后克里斯才意识到他还戴着威斯克的墨镜,没了这些理应消失的阴影和棱角,他看上去仍很奇怪。就算从侧面看也一样。克里斯的内心深处,他无法辨明的什么东西扭动了一下。也许是好奇心。这驱使他抬手摘下墨镜。

威斯克看向他,黑暗中,克里斯依然分辨不出他的双眼是什么颜色。

他举起墨镜,想递给对方,但威斯克没有移动,因此与预想相对地,他极仔细地将它卡回所属之处,朝上方推,直到威斯克的面目再次变得熟悉。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生石花之境 | Powered by LOFTER